洛阳信息港

当前位置:

菊韵小说洛阳铲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来源:洛阳信息港

导读

都知道火药、造纸、指南针、活字印刷术是中国人的四大发明。有谁知道第五大发明是什么吗?不知道,那我告诉你,是洛阳铲。谁说的?是“洛阳铲”说的。

都知道火药、造纸、指南针、活字印刷术是中国人的四大发明。有谁知道第五大发明是什么吗?不知道,那我告诉你,是洛阳铲。谁说的?是“洛阳铲”说的。  洛阳铲又叫探铲,基建工人用它来探查地基下有无墓穴、从而决定是否需要挖开填土夯实;盗墓贼用它来探墓寻宝。基建工人很少有人知道手中的工具是盗墓贼发明的。可“铲子”知道。“铲子”是个女人的绰号。因她手段高明,“除非不下手、下手就得宝”所以行中人送她这么一个隆重的称谓。  铲子年龄不大,刚过而立之年,但在网络世界里业绩已是七级。关于她的历史谁也说不清,但大家都知道铲子脚踏阴阳两界,是个腕儿。铲子忙的是大事,目前向联合国递交的申遗报表中,填写的名录正是洛阳铲!  铲子祖籍不详。能知道的就是她家祖庙里竖的牌坊,位是李斯、就是与赵高合伙逼死秦二世的那个人;第二位是孙殿英,就是盗挖慈禧陵墓那家伙。  据她说她所从事的事业没有什么不光彩。只不过她工作时间大多在夜间,上夜班;可是天一亮她从地下转到地上,谁说她不是光明的呢?违章罚款时警察不是还给她敬了举手礼吗?头上顶着明晃晃的太阳,你说警察是人是鬼?鬼能在太阳下给人敬礼吗?  铲子和大家一样,挺阳光的,她很懂得享受生活:过好每一天,天天都幸福!  可是铲子也有痛苦。是人都有痛苦。这件事我知道,老鬼也知道只是他不说,他不说也不让我说,威胁我如果我说出去,他再来见我就不是按门铃了,改用洛阳铲。既然他威胁我、那我就必须说了,我一嚷嚷兴许他就不敢下手了,对吧?你们都是见证人。   我若死了,且死得不明不白,不用猜想就是老鬼干的。     去年冬里老鬼给铲子打来电话,说有东西了,是件玉器,请人看过是商的,叫“圭”。铲子问几件?老鬼说一件。铲子问什么颜色?答说是青玉。铲子对我说圭是六器之一,据《周礼。大宗伯》记载:“以玉作六器,以礼天地四方。以苍壁礼天,以黄琮礼地,以青圭礼东方,以赤璋礼南方,以白琥礼西方,以玄璜礼北方。”东西应该是对的。要我陪她去,我就去了 。见了东西、确实不错,便付了七千元收下了。铲子问老鬼那五件东西呢? 老鬼白了面孔,昏黑了眼珠子,犬牙一张一合,冷落道:“剩下那五件一人一件,五个朋友分了;一头牛不能让一人吃,若那样行事还有你的份吗?”铲子说:“把你老婆胳膊,腿,奶子,屁股,脑袋和身子也一人一份分了吧!一套东西你卖给六个人,你分明是攀比着卖高价哩,还给我说好听的,领教了!”  老鬼只是笑。老鬼哭比笑好,他一笑阴风四起。  铲子立时起身与我驱车回府。  这之后又去过一次,收了一件玉戈,汉的,东西也不错。回来的路上我问铲子:“你是干这行的,无本生意不做,干嘛掏钱买他的?”铲子说:“你不看现在什么季节,青纱帐一倒,一眼能望去八十里,怎么动工?一线生产必须停下来!”   “那老鬼他们----”  “他们也一样,不会行动的,他出的是积货。”     此话说后不久,老鬼突然给我打来电话,一定让我一个人过去一趟,明白告诉我他要帮我,他说铲子他帮过了,对得起了!这回他也是只帮我一个、只帮我一回!怎么办?思想斗争了一晚上,铲子待我不薄我不能对她不讲交情,便把她约出来把老鬼的话学给了她。  铲子听了没反应,盯着我,一口一口饮着白兰地,夹起菜抖去汁水投入口中,吧唧着小嘴,嚼着。我说你说话呀,你去不去?铲子笑一下,问我:“你干嘛告诉我,他让你一人去,你就一个去呗!”我说我们不是朋友吗,你觉着我一个人吃独食对吗?尤其对你?  铲子听了就笑了,她说:“谢了,看东西你还差点,我陪你去吧,生意做成了利你一个人得,我不要。说实话我早就想帮你,你下一回地狱比你在阳世上蹶屁股干一辈子得的还多!”  我说是吗?  铲子说:“你没听说吗,三个劫道的不如一个卖药的,三个卖药的不如一个掘墓的?”  唉,想想自己一辈子过得不如意,听别人的听了一辈子,结果落得黄粱一梦一场空。现在给自己做回主吧!我对铲子说:“铲子铲子,我把我交给你了,你看着办吧!我是用我的晚节不保做的代价呀!”  铲子说:“得了得了,你别吓着我,我还是入伙吧,免得你疑神疑鬼睡不着觉!”     老鬼远远地迎过来,见车上下来了铲子,脸一下拉长了。铲子装作没看见、抬腿就往他门里进。老鬼随在身后,不断地朝我挤眉恁眼,我说我资金不够所以拉了她来,给你送钱还不好吗?他这才展了眉头。进得屋,坐上已经请来一位神人。那人黑发童颜,胖乎乎的下巴上留着些杂乱胡须,一开腔,女声女气地却原来是个青年。老鬼介绍说:“这位,大姓赵,大名赵益明。搞易经、看风水、找美穴,一挖一个准!”  铲子笑笑,并不答言。姓赵的抬抬屁股,坐下,手指在黑漆桌面上跳起了芭蕾舞;他说:“ 其实很简单,选风水埋先人,陪葬金银财宝;看风水古来一脉一理,只要我能把风水找出来,不就找着宝贝了?一反一正的事,不难!”  对他这位宝贝,我不知说什么好,只能闭口不言。这时老鬼端来茶水,一一给我们倒了,才说:“赵大师近看好一块墓地,估计里面东西不少,所以请你们来一块参与。重在参与。东西起出后给你们!”  “是单挑还是全包?”铲子问。  “当然是全包,”老鬼说:“不然我让你们监工来了?”  “能看看地方吗?”铲子问。  老鬼说:“动工时叫你们,今天就不看了吧!”     回来时铲子问我:“你能拿出多少?”  我只得实说:“我手里能动的,眼下只有五十万,够吗?”  铲子沉吟一下,说:“里面若是青铜,五十万只能买一件,我想办法吧!”     第二天第三天没动静,到了第四天老鬼来叫了,开车来的,见我就朝车上拉。待我与铲子下了车,才知是到了一处果园里。园子里有间小平房,里面堆放化肥和农具。老鬼说:“地道就从这里挖,前面二百米是汉墓,探过了不会错的。”  我发现门后靠着几把洛阳铲。说话间进来三个人,农民装扮,各各带了铁锨、镢头。老鬼问赵益明:“开始吧?”赵大师说:“不开始,还要剪彩放炮仗吗!?”  老鬼指着脚下,说:“挖吧,挖出的生土摊在果树下,不要让人怀疑就好!”三个农民便开始了动作。老鬼说:“你们要发扬优良传统,发扬连续作战的作风,我是包给你们的,抓紧时间,不挖完不给钱!”  农民说:“钱不要了,挖到宝物随便给一件就行了!”  老鬼说:“没问题,现在汉罐值钱,除过工钱,一人一个!”  农民欢天喜地,只是嘴里不饶人,说:“你那点钱,不叫工钱,叫精神损失费!要知道我挖的、你卖的可都是我的先人!”     铲子手头钱不够,一狠心把个商品房抵押出去,硬是凑够一百五十万。铲子的丈夫在所里当协警,做线人———替当事人转钱减罪,一旦东窗事发,为警方当替罪羊的工作。铲子卖房子,丈夫知了原委,暗暗思忖道:“这可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可以立大功、受大奖,抓住老鬼姓赵的,不怕他不花钱免灾!不过这件事要办好,还得注意以下几个环节:铲子买货的钱不能提前交出去,钱一出手怕收不回来!他需去银行改存折密码;出击前,他得向领导声明:此案是铲子报的案、卧的底;文物出土后得尽快参与搬运,好下手。这样,既保了住房,又得了外财立了大功,,一箭三雕!  线人如此想好,跑到银行改了密码,这才把心放下,稳住神只等宝物出土那天早早到来。     当铲子和我被带到地道里,老鬼说:“还有八十公分就打通了,你们亲眼看着,别到时说我换了东西!”铲子摸看墙壁,墙壁的土确实是实土,便说:“打通吧!”抡镢头的三下五除二,果然前面露出一个窑洞。老鬼让农民退出去,待在上面屋里等工钱。自己把剩下的土扒出来,打着手电就钻进去了。第二个进去的是铲子,我跟在铲子身后,我后面是赵益明赵大师。  三把手电一齐打开,我的心一下被搙住了!天啦,看看吧!万恶的封建社会是怎样剥夺人民的吧:棺里尸骨已朽,棺木的周边散落着闪着光点的珍珠、玉器、瓷盏和排列有序的青铜礼器……  不知是出于恐惧,激动还是感恩,老鬼跪下去,伏在地下不停地磕头同时说着请求宽恕的话语。这时,外面传来凄厉的警笛声!喝斥声!紧接着几个端枪的人走进来……     我在拘留所里呆了三个月,被放出来了。铲子好像没怎么关。我想我犯下的是滔天大罪,只蹲了短短三个月,绝不是我认罪认的好,痛哭使人心软,而是铲子救了我。我去谢铲子。铲子说,你不用谢我,要谢还得谢老鬼:墓里的东西全是仿品,是他事先埋进去的!   共 3247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男人更年期如何度过
昆明治癫痫医院哪家好
继发性癫痫的预防措施有什么
标签

上一页:公交出行

下一页:问心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