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阳信息港

当前位置:

西风规矩小说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来源:洛阳信息港

导读

“带这行头干嘛?”太公指着剃头爷一个盒子中的一套剃头的东西,笑着问。  “学习之余,随便学一个手艺呗,您老不是经常说学得百艺好藏身吗?”剃头

“带这行头干嘛?”太公指着剃头爷一个盒子中的一套剃头的东西,笑着问。  “学习之余,随便学一个手艺呗,您老不是经常说学得百艺好藏身吗?”剃头爷说得很认真。  太公打了个哈哈,“那可不能大材小用啊!”  族长也打起了哈哈,“以后就让相公的大才用在教书育人上,小才嘛,用在我们这些大老粗身上!”  剃头爷在山外读书,带回家一套剃头的家伙外,还带回来一肚子三国、西游。  那以后,族家就腾出祠堂的一部分房屋,给剃头爷办起了学校。当真,剃头爷白天就教孩子们读书,晚上,就给族人剃头。他边剃头边讲唱三国、西游,再在人的头上捣鼓一番,能让人快活似神仙。  像所有手艺人样,剃头爷也给自己立了“两不剃”的规矩,不给商人剃,他说商人带铜臭;不给女人剃,他说剃了发的女人就不叫女人了。  可偏偏就有人要坏他的规矩。  一日,族长家来的一个商人,路过村头,看到被剃头爷剃得舒舒服服酣睡的人,馋得不得了,就要求剃头爷给他剃一下。剃头爷淡淡一笑,“对不起,请不要坏我的规矩。”  “他是我的客人,你就给他剃一个吧?”族长在一旁提醒剃头爷。  “皇上老子也不行!”剃头爷说得很坚决。  “没得改?!”族长咬牙切齿。  “没得改!”剃头爷笑眼相迎。  “好,你不是不喜欢铜臭吗?从今以后,你教书的工钱,只得每年的几担粮食,每一个月的几块大洋,取消!”  “那是族人凑起来的,我应该得的……”剃头爷据理力争。  “哈哈,我是族长,现在就给你定规矩!”族长说得斩钉截铁。  “好吧,我不会为了几个大洋食言的。”剃头爷目送尴尬离去的一对富人,打起了唱腔。  改变自己规矩的,却是他剃头爷本人。  那年大雪封山,把一小队日本兵冻在了大山里。那些兵住进了祠堂,还把几个妇女叫了去,为他们效劳。当日,就抬出两个死的,衣服被剥得精光,下身全是血。  这日夜里,心惊胆颤的垸里人都来找见过世面的剃头爷,问如何安顿家里的女孩?  剃头爷说:“都剃成光头。”  那不是破了你的规矩?  “不是你们,是那些日本羔子!”  连夜,剃头爷把垸里女孩,全都剃成了光头。还让他用泥巴、稻草灰,把一个个孩子的头脸,抹成了花子相。  族长家的千金十五六了,长了一头秀发,她舍不得剃,僵在绣楼不下来。族长说:“不剃就不剃吧,不管哪号兵,总得讲个规矩纪律吧,我族长可是从来没有人敢惹的。”  第二天,日本小队长说祠堂太冷,带了两个背长枪的住到了族长家中。一个守在门口,一个围他前后转。  这日,小队长看到剃头爷给族长理发,把族长弄得舒舒服服地睡着了。就也来了兴趣,叫剃头爷也跟他剃个头理个发,按下揉下。  剃头爷顿了顿,还是在那小队长头上捣鼓起来。  剃头时,懂中国话的小队长,得知剃头爷有一肚子中国故事,就留剃头爷吃饭,还拿出洋酒要和剃头爷对饮。  不喝白不喝,灌死你个狗日的。剃头爷想着,就和小日本对饮起来,一顿饭下场,剃头爷灌倒了小队长,自己也头晕晕的,回到家,倒头就睡了。  半夜的时候,迷迷糊糊的剃头爷被人推醒,床沿站着泪流满面的族长。  “那日本小队长的个畜牲,把我女儿害,害了……”族长很愤怒。  “孩不是在楼上吗?”剃头爷追问。  “孩在楼上弄出了响动,让那日本头儿叫兵逮下了楼……还放我出来,限我明朝前给他找小姑娘,不然,就要灭我们全垸的人……”  “那畜牲呢?”  “害了我女儿,就让围他前后转的兵扶他睡去了。”  “那站岗的呢?”剃头爷的眼在灯下一亮一亮地眨。  “还站在门口,迷迷糊糊的……”  两人正说着话时,门被捅开了,两个日本兵架着小队长进来了。他们指着小队长的头叽叽咕咕地朝剃头爷吼着比划着。剃头爷明白,小队长是需要快活。  剃头爷让日本兵把小队长放在椅子上。就打来一盆热水,湿了毛巾,敷在小队长头上,再拿出剃头的行头,在小队长头上动了起来,嘴里也开始流出催眠样的曲子。  小队长打起了鼾,另外两个日本兵从站着,到坐下来,慢慢地,也打起了哈欠,,鼾声如雷。  剃头爷招族长拢去,对他耳朵说了几句。族长打了一颤,还是挪动了筛糠一样的双腿,到门角拿起了一张锄头。  看到族长走近伏在桌子上熟睡的两个日本兵身边时,剃头爷把剃头刀从小队长喉咙上切下去,鼾声嘎然而止。那一边,族长的锄头脑也磕到一个日本兵的头上了,另外一个震醒的日本兵,刚刚抬起头,族长的第二锄头就迎面下去了……  黑压压的族人静悄悄围拢在剃头爷和族长身边后,族长低沉的声音,让人血往上涌,“日本兵不让我们安生,大家不能坐着等死,趁天还没亮,我们得先动手,烧了祠堂,灭了那些畜牲……”  “我老婆还在里头。”  “是啊,不救她们?……”有人急急地问啊说的。  “天亮后,日本兵晓得他们的人死了,不说救几个女人,全垸的人都得见阎王……”  “动手吧,再挨,就来不及了。”剃头爷说。  大家用柴禾把祠堂四周封了,手脚要轻。动手吧!族长低低的吼,让黑压压的人动了起来。  “门口有站岗的。”一个抱着柴禾到祠堂边的人对摸过来的剃头爷和族长说。  剃头爷汗毛一炸,说:“我过去看看。”  剃头爷离那个站岗的日本兵几步远的时候,被枪抵住了。剃头爷闪了过去,两个黑影就粘到了一起,一会,双双倒下。  族长带人扑过去,他摸到的是胸口中了刺刀的剃头爷,还有断了喉咙的日本兵。剃头爷手中的剃头刀粘乎乎的。  这时,让往祠堂冲的族长们惊骇的是,从祠堂里面腾起了一片火光,伴着女人的嘶吼……  “我的女人啊!你比我大老爷子还强……”怒吼中,几个人燃着了腰间的柴草,往祠堂门口填,往祠堂里扔。  那一夜,风舔着烧得“哧哧”响的大火,把祠堂变成了一个火球。    备注:《芳草·小说月刊》2015年第10期发表 共 2192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急性附睾炎
昆明治疗癫痫专科研究院哪家好
云南轻微癫痫病医院
标签

上一页:冬日冷晴

下一页:无题12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