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阳信息港

当前位置:

霸王别姬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来源:洛阳信息港

导读

我,这是在哪儿啊?  耳畔,似有隐隐的歌声缕缕不绝地传来,想努力听清,却又是听不清晰。空气中,股股焦味在弥漫扩散着。  莫非是,我已在黄泉路

我,这是在哪儿啊?  耳畔,似有隐隐的歌声缕缕不绝地传来,想努力听清,却又是听不清晰。空气中,股股焦味在弥漫扩散着。  莫非是,我已在黄泉路上?难道,黄泉路上也会有点点村落,田间劳作的农人们正哼着小调披一身暮色晚归,而炊烟,在如血的残阳中袅袅升起?  努力的想睁开双眼,只为看看这一路的曼珠沙华,会怎样妖娆艳丽地灼痛我的眼睛,眼皮却如灌铅般沉重。一切,如我无法把握的人生般,我亦无法把握,一双眼的睁闭。  我,太累了。想起几天前,我对铭说起这话时,他冷漠地斜睨着我,我看你是闲得累。随后,甩门离去。我懂,我放下自尊,失去自我,跟了他八年,韶华逝尽,青春不再。而他,对我已是厌烦,又有了另外的女人。这真是,自作孽,不可恕啊。  心,早已枯死,生命的存在,又有何意义?当我看见殷红的血从血管中汩汩冒出时,看见生命在我的手中一点一点消逝时,丝丝疼痛的快感伴随着流淌的血液而欢呼颤动。  我微微地抬了抬左手,痛的感觉已荡然无存。却听到一个男子嘶哑的声音在耳畔响起:“爱妾,你终于醒了吗?”话语中的着急和疼爱,是我很久很久都不曾拥有的温暖。  但是,他叫我爱妾??并且,这不是铭的声音。我一惊,我自杀未遂被谁救了?  “爱妾,你睁睁眼啊,你不是说,要陪我一起得天下吗?”他紧紧地握住我冰凉的手,他的声音,好轻柔,他的手,好暖和啊。  缓缓地,我终于抬起了沉重的眼皮。一个约摸三十来岁的陌生男子,一张棱角分明的脸快要贴在我的脸上了。光线很暗,他布满红红血丝的双眼中溢满了怜爱和心痛。他是谁啊?但是,这双深情的眼,好似前世早已深深地烙在我的脑中。  瞬即,我懵了,脑中一片空白。因为,我看见了他奇怪的发式和服饰。这这这,只有在电视里播放古代剧时才会出现的啊!  “我,这是在哪啊?”舔了舔干裂的嘴唇,我尽量掩饰好奇,用平缓的声音问道。  “爱妾,在我们的营帐中啊。”男子温和地笑着,抬手轻轻地摸了摸我的额头。“你终于没烧了。爱妾啊,你一定是太累了。我真是有负于你!”男子转而痛苦地拧着脸,不停地用拳头敲击自己的额头。  营帐中?我茫然地环顾昏暗的四周,发现我和他确实在一顶窄小的帐篷中。除了一张床,就是一桌两椅,陈设极其简陋。桌上高脚的铜质烛台上,插着一只短短的蜡烛,呼啦啦的狂风如鬼魅的哀号,从帐篷外呼啸而过,掀起帘子的一角,如豆的烛光便在闪烁中明灭不定。一切都显得那么地冷清和悲凉。  “来人,给虞姬送水进来!”  虞姬?虞姬?!  两个字。如一根尖利的细针,猛地刺痛我麻木的神经,又若一声惊雷,在我前世今生的时空隧道中轰隆隆地滚过。前世!今生!两世的记忆,像一团毫无头绪的乱麻,倾刻间,痛苦地纠结在我的心里。  忆起闭眼的刹那,虚无的时空之中,似有一个沉沉的声音说道:“归去吧!归去吧!给你两世的记忆,回到你的爱情里去吧!”  我,就是虞姬。虞姬,就是我的前世。抑或是,虞姬,就是我的今生?  而眼前的这个男人,正是传说中的西楚霸王——项羽。虞姬为之自刎,尔后,其被追至乌江边,自感无颜见江东父老,亦自刎。  四面的楚歌,和着哀号的风声,不绝于耳。  他紧蹙双眉,忧心忡忡地问道:“爱妾,你听,这刘邦,难道已全部占领我的楚地了吗,不然其军中何以如此多的楚人?”  现在,我已拥有两世的记忆。但是,这样的记忆,只会让此刻的我,有着更加撕心裂肺地痛苦。这一切,又是谁的刻意安排?难道,难道,我的再前世,是作恶多端的妖孽吗,非得罚我,用几生几世来接受情的惩罚?  这,让我如何去回答我深爱的楚王?难道告诉他,汉军五六十万精兵,已包围了弹尽粮绝人心涣涣的十万楚军,而我和他,即将的决别,成为赚取后人眼泪和钞票的千古绝唱?  我支撑着,想要坐起来。他连忙扶起我,并给我披上了那件我喜欢的纯白霞帔。  但是,会不会因为我拥有两世的记忆,就可以让历史重新改写?我心里暗忖着。  “大王啊,你是史上的一代枭雄,你一定会得到你的天下!”偎依着他宽阔的胸膛,除了给他信心,我一时不知道我还能做些什么了。  “哈哈哈”他站起身来,踱到账篷中间,悲壮地大笑道:“爱妾你真会宽本王的心,可是,这史上的枭雄,岂是你我说了就能算的啊。”  一听此话,我急了,一冲动,关于我两世的真相,就差点脱口而出。话已溜到舌尖,被理智来了个急刹车。唉,就算是我说了,他能信吗?可能只会当我是烧糊涂了。  心中暗骂自己,平时都干什么去了?当初,因为教历史的老师曾当全班之众嗤笑我是只糊不上墙的笨猪,尽管我不明白猪为什么要糊上墙,但是,自此以后,我恨屋及乌,历史从此没及过格,也不喜欢和历史有关的一切。初涉尘世之时,便遇见了已有家室的铭。恨不相逢未娶时,我为了爱情,冲破世俗,不顾父母亲亲朋的苦苦相劝,当了他的情人。每天,不是沉溺于与他的卿卿我我之中,就是沉陷于对他的无尽想念之中。何曾知道,我的前世,竟是史上鼎鼎有名的绝代美姬——虞姬,并且,我终又会在垓下之战时,回到我的前世,再一次经历情感的折磨,再一次挥泪生死的离别。早知如此,我一定会将历史好生研究研究,把兵子兵法熟记于心。唉,可惜了,书到用时方知少啊。  可是,我想,我毕竟还是拥有两世的智慧嘛。尽管,那智慧,也不算太多。  “你扶我坐过去吧,我们来分析一下眼下的战况。”我冲楚王莞尔一笑。我知道,这个时代是没有笔记本的,我不可能坐在床上就可以写字画图什么的。  此时此刻,我自知,我并不是历史上传闻的那个使小性子的虞姬。一直以来,我跟随楚王南征北战,伴王左右,为王出谋划策,运筹于帷幄之中。一个久经沙场的女子,又怎会为了儿女情长而将大事耽误?  几经商议,大王决定带兵突围,渡乌江,回江东。  微弱明灭的烛光中,他执起我的手,摩挲着,我看到了他脸上的忧患和沉重。“爱妾,我担心你这身子骨经不起折腾。要不,到时我将你绑在我背上吧。”  “不!大王,你还是先走吧,就不要管臣妾了。臣妾拖着这病重之身,只会让王分心的。”我急急地摇头。尽管历史知识知之甚少,但是,我也曾了解丁点,野史上有人说他为了美人失去了江山。我不愿意我深爱的王,为后人落下遣责的把柄。  “你胡说!闭嘴!”他突然大怒,霍地站起来,冲着我瞪着他的双睛。那幽深的重瞳,竟让我心中好生畏惧。对我,他还从来没有发过这么大的火。  “可是大王……”  “不准再说!”没容我说完,他厉声喝道,“我的爱妾,只许与我同生死,我岂有将你一人丢下的道理?”  闭上眼,滚烫的泪水,止不住地流了出来。难怪后人也有一说,刘邦虽胜犹败,而我的楚王,是虽败犹胜。中华泱泱几千年,人们看重的,仍是一个情字。如此重情重义的男人,又让我,如何舍得离去?  只是,有时,爱之深,也会成为直抵心扉的毁灭。  我知道,该来的,终归会来了。我,终究是无法改变自己在历史中的命运。  见我落泪,他竟又慌了手脚,连忙扯过他的袖口,为我拭去眼泪。“爱妾啊,你真糊涂。我怎会舍得丢下你不管呢?”  足矣,足矣!此生,此世,足矣!  “大王,你能为我舞一次剑吗?”深情地凝视着他,我幽然说道。  “有何不可?”他竟如小孩般的兴奋起来。“刷”地一声,剑已脱鞘而出,握于手中。  他矫捷的身姿,腾空而起,随剑飞舞。但见剑到之处,寒光四射。如万丈悬崖上飞流直下的如练白瀑,若无垠苍穹中横劈弯月的寂寞流星。  “力拔山兮气盖世,时不利兮骓不逝,骓不逝兮可奈何,虞兮虞兮奈若何?”他深情缱绻地随剑而歌。歌声中,透着无可奈何的苍凉和悲怆。  待他舞毕,我平静地说道:“让臣妾也为王舞剑一曲吧。”内心,却是蚀骨般的痛疼。  我恍惚记得,野史上曾将一笔账,算在了我的头上。说我舞剑之时,曾歌“汉兵已略地,四方楚歌声;大王意气尽,贱妾何聊生。”因我对形势的判断直接导致了项羽精神状态直至未来命运的否定!  不,不,我想告诉后人,当时我所歌,决非传闻中的那样。只是,恐怕,前世,今生,再也没有告诉后人的机会了。  缓缓站起,我单薄的身子,犹如风中一朵忧郁欲绝的百合。  周遭,一切都不存在了,只有如泣的剑,在舞动着我的悲哀。泪,怆然而落,“当”地一声,溅在剑上。  “君意深切切,妾亦情绵长。大王怜万民,豪壮渡乌江。”歌罢,冰凉的剑刃,已准确、无声、优雅地吻上我的脖颈。  猩红的血,喷涌而出。我的楚王,冲上来,悲伤地抱住我,人未语,已泪落成行。  我扬起嘴角,留给我的王一抹微笑:“大王,记住臣妾的话:带兵突围,夜渡乌江。你,要改变历史!”  “爱妾啊,你怎可如此傻?!你怎可如此傻?!”王悲恸地大哭道。  渐渐地,王的面容模糊了,哭声远了,远了,消失了……  而我,终是看到了,大朵大朵猩红的曼珠沙华,如火,如荼,妖艳而无情地绽放…… 共 3640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哈尔滨好的治男科专科医院
昆明的治癫痫研究院
治羊角疯病医院哪家好
标签

上一页:梦的衣裳

下一页:偷窥江山文学网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