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历史

央行高官调准备金率不是猛药

2019-01-31 06:17:16

央行高官:调准备金率不是猛药

当前宏观形势和央行决策使债市投资人神经紧绷。

2006年前两个月,全国新增贷款7148亿元,同比多增3381亿元,新增贷款已占到全年控制目标的29%;城镇固定资产投资比去年同期增长26.6%,而目前在建、新建和拟建规模仍然偏大。

旋即,3月19日央行副行长吴晓灵提出“在保持货币政策稳定和中性的同时,央行将综合运用各项货币政策工具及其组合,将商业银行的头寸调控到适度的水平”。这一来,无疑越发加重了市场对央行“紧缩性”货币政策的推测。

由是,“央行将很可能出台紧缩性措施”传闻甚嚣尘上。市场立即有明显反应:中期非跨市场品种收益率上升了15个基点左右,而在新债的投标相比去年,各机构都表示出相当谨慎。

面对市场的反应,3月29日,央行一高官在非正式场合低调回应:央行如果对法定存款准备金进行调整,仅仅只意味央行将多余的头寸收回来,不存在货币政策的取向,也并不表示央行以后将进行紧缩的货币政策。央行的操作主要是通过中介目标(M2)调控的来确定的。

进入4月,一位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明确表示:“在中国,调法定存款准备金率不是猛药”。主要理由是时下流动性过于充足,央行从前瞻性、预调的角度出发,加大对流动性调控力度是必要的。他说,中国市场没有做空机制,因此造成上调法定存款准备金率比下调该准备金率引发更猛烈市场反应。

法定准备金率是央行公开市场操作的三大手段之一,通常是一剂猛药,在西方国家的央行少有利用调整法定存款准备金作为宏观调控的手段。

但是,中国商业银行超额存款准备金的比例远大于国外银行,因此即使调整法定存款准备金也只是一种选择而已,远比想象要温和许多。

上述央行官员还表示,央行对于货币供应量的控制属于被动型。一方面央行为对冲外汇所吐出的基础货币占据了比较大的一部分,另一方面央行发票据也属于被动操作;而在法定准备金的调整上,央行则具有主动性。

目前从央行成本和操作便利情况来看,适度上调准备金率比单纯发行票据要更经济,有专业人士分析。

北大宋国青教授认为:“一般商业银行要维持3%左右的超额准备金率,现在这么高的超额储备,即使央行信号性地提高一点存款准备金率,体现出来的作用也可能被高超额储备削减。” 据统计,2005年12月末,全部金融机构超额存款准备金率已达到4.17%.

中信证券杨辉预测,由于胡锦涛主席在4月中下旬出访,为了减少重大政策变动引起的市场利率变动,进而引发的外汇投机增强,因此调整准备金的时间可能在4月下旬或5月。

证券债券分析师王皓宇则认为,调整的时间可能是在4月20日一季度经济数据发布的当周,或者是信贷数据发布的当周。他说,如果3月份宏观数据发布后,各数据是比较温和的增长,那么市场将不会有太大的变化。

天相投资测算,如果提高准备金率0.5个百分点,按照商业银行2月末存款规模计算,能够冻结银行资金1457亿元,减少银行间过多的流动性。股票二级市场的流动性也将产生偏紧的效应。

招行资金交易部的专题分析报告认为,提高准备金率与适当提高市场利率有关。若美联储于5月继续加息25个基点,则可为央行提高市场利率打开操作空间。如果3、4月份人民币信贷连续同比多增,为降低公开市场操作压力和操作成本,央行可能将在5至6月份提高法定准备金率,引导市场利率进一步回归正常水平。

商业银行有关人士预期,央行除了调整法定准备金之外,还可能出台其他相应的措施。

星力九代电玩城
河北电力钢管杆批发厂家
通风柜厂家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