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汽车

那屡阑珊的暖

2019-03-08 09:57:11

那屡阑珊的暖

夜色里,窗前飘过的凉凉的风,浅唱着些许的经年。那若烟青春的华年里,流淌的那些热情的、多彩的、妩媚的、甚至是多情的念想姗姗的、欢喜的走来。在心中绽放成丰润的诗行,如春天的脸,粉嘟嘟的可爱娇媚。

那些旧时光随风潜入夜,丝丝、点点、盈盈、缕缕迈着清浅浅的脚步,走入你的心境。就如枝头那枚或紫、或黄、或粉、或白细碎的花儿,蓊郁着心扉香浸着流年。

每一段记忆,都有一个密码,开启的钥匙是时间。此时坐在经年的渡口,时间开启了尘封已久的不是都过去了吗?原来过去的只是时间,依然逃不出,想起来有微笑有悲伤的宿命,婉约了我前世今生的浅意朦胧。

浅夜,安静而祥和。不时传来几声清脆的蛐蛐的叫声,给这寂静的夜,平添了几分情趣。窗外的朦朦胧胧的月色,却次第荡开了我满心的波澜,在这悠远的夜色里,泛滥成灾,恣意蔓延,无边无际。

红尘几度冷暖更迭,我在为谁消磨如初般不变的情怀?霜风渐渐的近了,杨柳渐渐地老却了容颜,落红渐渐的褪去了色彩。半篙春水滑,一段夕阳愁。不言不语,一段伤情,都在眉间心上。

那些旧时光,总会在一个不经意的瞬间,影迢迢的出现,继而在时光里清欢。仿佛我不是一个人,我是带着往事中的一个人一起在阡陌红尘中,携一缕春风隔岸而歌。

往事中的那个人,总是悄无声息的来,又悄无声息的走。不言不语、不悲不喜、不远不近离愁渐远渐无穷,迢迢不断如春水,独立轩窗风满袖,黯然神伤情何以堪?

白落梅说人到老时,回首经年曾经一起听过鸟鸣,一起等待花开,一起看过月圆的人,也许早已离你远去。而那些执手相望的背影,恍若流年的诺言,也成了一桩桩残缺不全的往事罢了

思绪已经被回忆的残骸填满,当我明白生活已经回不到原来的样子的时候,我试着开始学着忘记。只需用心轻轻划过云儿的缝隙,就能听得见细碎的声音飘过天际,窸窸窣窣消失在天的尽头,天涯的你,可会听见那被岁月的风撕碎的声音?

有这样一段往事,在飘雨的夜晚,给你惹上一身凉意,竟然那么暖。这些回忆里典藏起来的青春,芬芳着人生路上一程又一程的风景,旧事如窗前的风,撕扯着远去,留下一阙阑珊的暖。

不知什么时候开始远离了云上的心事,转身嫣然的笑着,轻轻的挥了挥手,告别了昨日的山高水长。那一阙旧事,虽然湮没在风里,但也时常刻骨铭心隐隐生香。

片碱厂家价格
上海进口红酒批发
砖机托板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