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故事

私人定制成全了谁又恶心了谁冯小刚骑虎难下

2018-11-01 11:10:57

《私人定制》成全了谁又恶心了谁 冯小刚骑虎难下?

原标题:冯小刚骑虎难下

“明年拍个娱乐的把今年亏的钱给中军、中磊挣回去。”这是冯小刚《一九四二》之后对华谊的承诺,而王朔也曾许诺冯小刚,如果《一九四二》票房不好,愿写一部喜剧来补救。《私人订制》还未临盆,就扣上了还债的使命,注定是忍辱负重的一程。

在创作上,冯小刚一如剧中“雅过敏”的李成儒,已不再满足于简单而大俗地娱乐大众,一心想以某种高姿态切入,于是有了官场现形记的讥讽,有了导演俗不可耐的自嘲,有了假贵族的意淫,有了篇末唐突而假大空的道歉。俗与雅的转化并不要紧,关键是你能不能承受得住。首段故事对官场的讥讽是鲜明的,但不纯粹也不彻底。“清官梦”溃败的范伟又埋汰起大伙,都怪你们群众太坏,挖着坑诱导我往里跳。真想说一句,这个旗帜鲜明的年代,想左右逢源可不容易。

其实从根本上讲,《私人订制》还是王朔《顽主》的那套,更是冯小刚开创贺岁喜剧的《甲方乙方》那点老家底。冯小刚在武侠和战争大片的边缘兜了一大圈,无奈地回到原点,试图抖擞精神地告诉大家:老伙计你看吧,我冯小刚又回来了。可他没意识到,濯足清流已非前水,冯氏喜剧阔别三年,时代裂变,信息爆炸。尤其在这个段子满天飞的流媒体时代,谁想从络上扒拉点东西对付了事,躲不过群众雪亮的眼睛。再说如今观众刁钻的胃口,不是说你上一桌大鱼大肉就能叫年夜饭,当你端出17年前那套,对不起,你这该叫《老时代》,早OUT了。

《私人订制》上映,有人失望,有人抱怨,甚至有人震怒,有关于电影本身的批评,也有超出电影范畴的谩骂。这一回,冯小刚没再出现《一九四二》时大骂观众的失态,早早准备了一句不痛不痒的台词:“所有评论都在意料之中,我尊重观众所有的感受。”可如果观众希望冯小刚致歉呢?他会像片尾“梦想四人组”道歉桥段那样,大方而尊重地对失望透顶的看客们致歉吗?

怨也罢,骂也罢,毕竟这是一单生意。商业层面的《私人订制》还是强势的,超过百分之五十的排片可谓排山倒海,各种爆表的数据喷涌,这也给了冯小刚某种假象或安慰:你看吧,还是有那么多观众喜欢我的电影。而此时此刻,冯小刚在意的估计并不是观众的反应,而是华谊的股票。有自知之明的《私人订制》并没有提前向影评人放映,批口碑来自上周一的亲友场和上周二针对机构投资者的看片会,结果吐槽声如冰雹滚落。影片上映当天,华谊股价直扑跌停,头两天市值就蒸发63亿。原本是部替《一九四二》补洞的电影,上来就漏了天坑。

早在三年前的《非诚勿扰2》,冯小刚的创作就显现疲态。片中葛优饰演身体每况愈下的老男人,可谓是冯小刚的切身体会,而临终之人的追悼会,也表现出他对光阴的无奈与敬畏。按理说《一九四二》那么大的败仗,好歹得休养生息几年,可搭上华谊股市这趟过山车,冯小刚骑虎难下。(曾念群)

俗与雅之间的挣扎

把《私人订制》放在贺岁电影发展的时间轴上,并且结合观众审美趣味和市场环境的变化,才能更好地读懂它。

《甲方乙方》是在说做梦的故事。它本身也满足了观众对于“电影梦”的想象,原来在大银幕上,一个人可以通过这样的方式,来体会另外一个人的人生,原来故事中虚构的人物,竟然能说出潜伏于我们内心深处的心声。《私人订制》也是在说做梦的故事,其中的“越狱梦”“清官梦”在可看程度上不输当年,它的被批评,只能说明一点,观众对电影的要求变高了,不但要求电影的局部好看,更要求电影整体过关。

冯小刚导演还能满足观众的需求吗?一位友用这样的话作了回答,“他还是人民的导演”。这句话引申一下,可以理解为,冯导娱乐大众的心没有变,但大众对娱乐产品的评判发生了变化。希望从冯导这个级别的导演作品里,得到娱乐,得到启发,得到升华,并且作品的呈现方式,要成熟,要完整,要优美……新导演凭借一部带新意的作品可以轻松过关,但冯导不可以。

他毕竟拍过《一九四二》,这部去年拿了无数奖项可以称为“年度”的电影,他可以继续沿着这个方向走下去,为观众提供更多这种带有“贡献性”的作品。但在这个票房决定一位商业导演创作走向的时代,他就算有心再拍,外部环境的收窄也不允许他再做《一九四二》式的冒险了。在这个背景下,《私人订制》是回归老路,尽管,老路坎坷,回不去了。

一部《私人订制》,可以看到冯小刚与王朔的坚守,在洞察电影创作的游戏规则后,电影仍然选择扔刀子而非献鲜花,这是冯氏喜剧的魂,这个魂还在,表明冯氏作品的底线还在。《一九四二》充分体现了冯小刚的知识分子情怀,到了《私人订制》中,这份情怀被掩藏起来了,隐藏得很深,但台词间仍闪烁可见。电影也有明显的个人意气成分,自嘲“俗终身成就奖”,宋丹丹走出有钱之梦走向胡同深处的落寞背影,以及结尾和整体故事无关的抒情,是个人意气的体现,是主创刻意留在这部电影里的痕迹,至于怎么看待这痕迹,全在观众如何理解。

《私人订制》中关于俗与雅的讨论,是冯导内心纠结的一种体现。自认为是俗人,却有雅的追求,怎能不令人矛盾、挣扎?《一九四二》是冯小刚心目中的“雅”,这“雅”由艺术、理想、等共同构成。到拍《私人订制》的时候,他仍然没有放下这“雅”字,如果听到李成儒在片中与其他几位角色大谈俗与雅的区别,不要觉得啰嗦,因为,那或是冯导真实的心声。(韩浩月)

成全了谁又恶心了谁

很怀念当年看《甲方乙方》时的感觉,明明说的是一对男女的感情故事(也有人说这是一条辅线,见仁见智吧),却就是不按套路出牌,反而掉过头去讲怎么帮助别人圆梦的事,在一堆笑料百出的情节里,自然而然带出男女主人公的感情进展,直至水到渠成。这种顾左右而言他的故事设置,不仅真实感人,而且格外有种精妙的滋味。

也是因为这份念想,就更期待这部《私人订制》了。一来知道这是《甲方乙方》的姊妹篇,二来也是了解到片子有对《顽主》原着及改编电影的明显致敬在里面。但多数人并不知道的是,《私人订制》并非什么全新的项目,而是缘于早年一个名叫《贵族》的故事创意,内容也是跟《甲方乙方》拧着来的。早在拍摄《天下无贼》时,冯小刚就曾透露过想拍《贵族》的意图,只是搁置来搁置去,才拖到了今天而已。

看完全片,印象为深刻的,就是圆梦四人组的那句口号——成全别人,恶心自己。可结合完整的观影感受来说,我很想告诉那些尚未走进电影院的人,如果只是图个新鲜或是想找个乐子,那么冯导的这部新作还是可以看上一看的,可要是指望从中看出更多的东西来,还是就此打住吧。那些盼着“冯小刚士葛优士王朔”的金牌组合能够再创“笑果”的人,那些等着看宋丹丹、范伟等一干笑匠集体大爆发的人,势必会失望而归。就连王朔的台词,也因为密集度过大而没了以往的亮点,除去借一些老套的观点以及上来的段子充数外,就再没什么能让人神经一紧的东西了。

更值得一提的是,《私人订制》的三段式结构,以及片尾处那段莫名其妙的朗诵,很有可能会让多数观众对这部电影究竟要讲什么心生疑问。而这样的结果,则恰好可以折射出冯导在拍摄这部片子时的心态。在其微博中,他曾不止一次吐槽对电影的爱越来越淡,对这种生活也开始厌恶,“想想合约里还有四部电影要拍,怎么挨过去?”

导演尚且如此,演员们的状态也就可想而知了。我不想争论这片子究竟成全了谁,又恶心了谁,我想说的只是如果没闲到百无聊赖的程度,或是存心想看片中那几个配角的表演,真就没必要再为这部应付差事的作品浪费银子了。

原标题: 《私人定制》成全了谁又恶心了谁冯小刚骑虎难下?

原文链接:

稿源:新华

作者:

电镀电源
垃圾桶厂家
自卸半挂车的价格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