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阳信息港

当前位置:

夜宋

2019/06/26 来源:洛阳信息港

导读

————哈哈,你们没有想到我又更新了吧!***********************************佘奕静静的看着,看着……从前的

————哈哈,你们没有想到我又更新了吧!***********************************佘奕静静的看着,看着……从前的种种不断在脑海里面浮现。不知道为何,心情越是复杂了起来,他也很难说清楚,他此时的情绪。似乎,就像走进了一个死胡同里面,找不到出口。“谁!”正在小屏风后面的赵婉琪猛的转过身,盯向佘奕方才的位置,那里已是空荡荡的。“小姐,怎了?”阿武疑惑的看着赵婉琪。“我刚看那窗户后面,似乎有人。”赵婉琪皱了皱眉头,注视着那里。“是吗?”阿武也掉头望去,没有看到任何人影。“小姐,以末将的修为,应不会有人的。”阿武平静道,他的修为要高于赵婉琪,对四周的感应程度也会高于赵婉琪的。倘若真有人潜伏在那扇窗户后面,他会比赵婉琪提前发现的。赵婉琪没有说话,缓缓收回目光,眼神有些黯然,站了起来,绕过屏风, 径直走到那扇窗户前,久久的望向幽深弯曲的走廊。一阵清风吹来,吹起她散落下来的一缕发丝。许久过去了,她依然木然的站在那里。“小姐,该处理林灵素的事情了。”阿武站在赵婉琪身后,低声说道。“我知道,退下,我只想一个人安静一会。”赵婉琪没有回头。……走廊深处,佘奕隐匿了许久,悄无声息的绕到一小假山后面,透过一石头缝隙看见赵婉琪依旧站在那里,长松了一口气。刚差点就被发现了,赵婉琪的感应力好强。离的那么远居然还能发现。他皱了下眉头,不知为何心里有种说不出的古怪感觉。赵婉琪真的没有发现他吗?他深思了片刻,转身离开。他不习惯在心神不宁的时候做事情。他循着夜色离开了宫城。但是,佘奕没有发觉到。他的鞋子上不知什么时候落上一些花粉,这些花粉的香味甚浓。……“小姐,你要去哪里?”刚从密室里面走出来的阿武看见赵婉琪换上了一身漆黑的夜行衣,疑惑的问道。“我要出去一趟。”赵婉琪戴好黑色的斗笠, 一手拿起佩剑,神情淡然,径直朝门口走去。阿武张口欲说什么,犹豫了下后,没有开口。赵婉琪的性子他是知道的,他知道她要去做什么。他是阻止不了她的。他有些无奈和失落,一直以来,他们都以为她解开心结,放下那少年了,荣王也把他当做接班人来培养。他在江南的时间也表现的很,荣王甚是欣慰。只有赵婉琪斩断了和那少年之间的变数,他们终究有一天会回到这汴京城,君临天下。但现在看来,他们似乎错了。如那游方道士所说,变数就是变数,冥冥之中。总有一根无形的绳索,牵引着他们,让结局变的扑朔离迷。阿武怔怔的望着消失在视线尽头的赵婉琪,回想起,几年来死去的兄弟,忍受的苦。有些愤然,有些压抑,想要发泄。“咦,真人呢?”满脸淤青的林灵素探出头来小心翼翼的问道,他好不容易才缓过神来。适应了现在的处境。他走在江湖多年,深知蛊毒的厉害。当下希望讨好赵婉琪和阿武可以少些受罪。“嗯,胖子,过来……”阿武朝林灵素勾了下手指。“好嘞!”林灵素大喜,连忙走了过去,刚走到阿武的面前,就看见阿武沙包大的拳头砸了过来。“砰砰砰……”一阵狠打,林灵素趴在地上泪流满面。阿武舒展了下胫骨,心里的不满总算发泄完了。……汴京城,归聚莱客栈。佘奕几个轻松的起跃,进了客栈院子里面,悄无声息的回到房间里面。“肖峰,你回来了,可曾寻得那道士?”金可儿推门走了进来,佘玉安伊雪也跟了进来。<a href="http://www.heihei168.com/26/26550/">大军的旅程</a>“找到了,那道士就在宫中,我明日再去一番,应可以问出下落来,你们早些休息吧。”佘奕淡淡的说道。“呃……”金可儿安伊雪听出了佘奕的语气中有些倦意,点了点头转身离去。只剩下妹妹佘玉看着佘奕。“哥,你有心事?”佘玉看着佘奕问道。“我看到了她,也在上清宫。”佘奕沉默了片刻,开口说道。他并没对妹妹隐瞒什么,因为,小玉是他的妹妹。“她……?”佘玉小小的眉头一皱,有些意外,有些不满,有些困惑。她是个聪颖的女子,自然知道哥哥说的她是谁。“挺好的。”她很快敛去脸上的情绪,安静的说道。纵然她不喜欢赵婉琪,也可以说极其厌恶赵婉琪。佘奕没有再说话,只是在那里站着。佘玉也站在他身边,两个人只是这么站着。夜色愈深,一阵夜风吹了下来,虽是夏日,吹在人身上依旧给人一种寒意。窗户外面,月光微弱,黑黢黢的墙体上,一个带着遮面黑衣人站在墙上,从修长婀娜的身段上可以看的出,她是一个女子。她不是别人,正是寻佘奕到这里的赵婉琪。赵婉琪平静的望着窗户方向。佘奕望着她,她望着佘奕,两人的情绪都有些复杂。“哥,喝杯茶水提提神吧……”佘玉走过去,倒了一杯茶水给递给佘奕。“呃,谢谢小玉。”佘奕不假思索的接过茶水一饮而尽。“哥,我先走了……”佘玉走到衣橱边,拿起一件披风披在哥哥佘奕的身上,吱呀一声。推开了门,转身出了房间。走出门的刹那,她轻轻擦掉眼角悄无声息溢出的泪水,心里自语道:“哥。只要是你喜欢的,我都会让你得到的。”……佘奕房间的隔壁,金可儿夏薇安伊雪三人摆成一个奇怪的姿势趴在墙壁上,一本正经的倾听隔壁房间的动静。“安姐姐,怎没动静?咦,门开了,走了?”夏薇一脸疑惑。“你想要听什么动静?”旁边的金可儿和安伊雪杀人一样的眼神瞪向夏薇,夏薇压着声音叽咕道:“不听动静,你们爬在墙上作甚……”“嗯?”看见金可儿立马发飙了,夏薇连忙低下头不再说话。金可儿和安伊雪同时白了一眼夏薇。两人离开墙壁,一本正经的收拾了下衣服,两人走到临窗方桌前,款款坐下,一人拿女红做起了刺绣。一人拿起一个书籍认真阅读起来,刚才的事情恍若没有发生。“装模作样……”夏薇送了两人一个鄙视的眼神,起身再次走到墙壁前,再次贴耳听上去。……隔壁房间,佘奕望着窗外院墙上的赵婉琪纵身离开,渐渐消失的模糊背影,收回目光。关上窗户。本想看会书,不料头有些晕晕的,迟疑了下,轻轻揉了下额头太阳穴的位置。心想着莫非染了风寒,身体怎么这么不经久,吹了蜡烛回到床边。上了床。真的有些倦意,休息了,睡到明日早上或许就好了。倒在床上,他浑浑噩噩的闭上眼睛。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不知是梦。还是现实,隐隐约约听见吱呀一声,门似乎打开了,一个黑影似乎走了进来。这么黑影坐在了他的床边,望着他。他努力了一下,似乎渐渐看清楚了,这是一个女子的面孔有些朦胧,有些模糊。有些熟悉。这个女子静静的看着他,准确来说,应该是有些深情的看着他,他虽然看不清楚她,但能感觉的到她目光里面蕴含的炽热和无尽的相思。不知为何,他莫名其妙的有些冲动。“哦……no……”他闭上眼睛,试图冷静下来。但是他的眼睛刚刚闭上,嘴唇一热,两片温湿的炙热贴了上来,他试图扭头挪开,但身体似乎不由自己控制了一样。双臂伸了出去,把俯在身边的娇躯拥入怀中……两个身躯,四片嘴唇紧紧贴在一起……荷尔蒙点燃的两盏小火苗合并在了一起,化成熊熊燃烧的烈火。不太结实的床,发出吱呀吱呀不规则的声响。……<a href="http://www.heihei168.com/55/55072/">血玉问情</a>隔壁房间,夏薇刚准备离开墙壁,忽然吱呀的一开门声,让她精神一震。“ 咦,又回来了?”金可儿和安伊雪闻之一惊,紧张的看向夏薇。金可儿想要开口询问夏薇,本不好意思开口,但犹豫了下后,还是开口了。“ 咳咳,小薇,你说甚?”安伊雪也用期待的眼神看着夏薇。“嗯,我听见床发出吱呀吱呀的声音……好像还有什么不协调的声音……”夏薇离开墙壁,挺起胸膛,皱着小眉头不解的说道。“ 啊……”“什么!”金可儿和安伊雪两人同时发出一声惊呼,急忙放下手中的活儿,几步走了过来,贴在墙上。隔着墙壁,另外一个房间里面辗转反复的声音听的真真切切。“公子怎么可以……”安伊雪眼睛中尽是惊骇。“是另外一个女子。”金可儿感应力更为明确,连忙说道。几个人说话间门开了,佘玉走了进来。“小玉……公子房间……”安伊雪连忙问道,佘玉木然的点了点头。“ 是赵婉琪……”“赵婉琪是谁……”“啊……”“什么?”金可儿安伊雪终于想起几年前赵婉琪和佘奕的事情了。“你……你可这样……公子是若若小姐的……”安伊雪忽然有些愤怒的盯着佘玉,转过身,径直朝门口走去。“哐啷”一声。佘玉不假思索的抽出了腰间的佩剑,指在安伊雪的咽喉处。……隔壁房间,佘奕仿若做了一个梦。梦中是一个迟迟走来的春天……清晨……湛蓝的天空,无垠的原野。原野的尽头,是一片盛开的桃花,桃花开的甚是妖娆。桃花下。一个小男孩左手握着一本书,负手而立,似在背诵着什么。桃花林旁边,是一所学校。朗朗读书声从学校里面传了出来,就在这个时候,两扇紧闭的木门缓缓打开,露出一道缝隙,两个扎着马尾辫的孪生小姑娘左顾右盼的钻了出来,望着那边盛开的桃花。一阵微弱的清风吹来,花瓣飞舞,落在小男孩的身上。两个小姑娘明亮的大眼睛眨了眨,望着纷飞的桃花怔怔发呆。“我也过去。”就在这个时候,其中一个小姑娘。几步小跑了过去,走到小男孩面前,大胆的看着他,疑惑问道。“那个谁谁谁,你为什么不上学?”小男孩并未理会她。闭上眼睛。小姑娘不屑的白了他一眼,抬头仰望着天空,开始转圈圈,像一只展翅幼蝶,在桃花中翩翩起舞。“姐姐,快过来呀……”桃花雨下,那个小姑娘咯咯的笑着。朝大门口的另外一个小姑娘喊道。另外一个小姑娘依旧站在大门口,刚迈出一脚,有些心虚的回头望了一眼大门里面,止住了脚步,转回头,用羡慕的眼神看着桃花雨下的小姑娘微微一笑。“姐给你把风。”闭着眼睛的小男孩闻声。睁开眼睛,看向大门口的那个小姑娘,小眉头轻轻一皱,有些好奇和疑惑。这两个双胞胎小姑娘,就是佘奕的妻子梦琦和妹妹梦玮。那个小男孩就是佘奕。就在梦琦和梦玮被学校老师发现。喊回校园的时候,顺便带着佘奕进了校园。从此,他们三个成了的朋友。佘奕的梦一直在持续……他梦见了自己的成长,梦见了他的爱情,梦见了他的毕业,梦见了只有他和妻子两个人的婚礼,梦见了工作碰壁,梦见在妻子的支持下,一步一步崛起,踏上事业的……梦见留学回来的小姨子梦玮,梦见他的背叛,妻子的哀求……乃至绝望的眼神,沾满他鲜血的双手……以及她颤抖的心。不错,她的心现在就这样贴在他的身上。他可以清楚的感觉到她的心跳,甚至血液的流动。“十里平湖霜满天,寸寸青丝愁华年,对月形单望相互,只羡鸳鸯不羡仙……”<a href="http://www.heihei168.com/14/14196/">[胤禛]缘来如此</a>……清晨,佘奕睁开眼睛的时候,看到了空荡荡的房间,闭了下眼睛,深吸一口气,枕边弥漫着一股熟悉的淡淡体香味。吱呀一声,门推开了。佘玉走了进来。“哥哥,你起床了。”佘玉的眼睛有些红肿,嘴角微微一翘,佯装着自己很高兴。“ 嗯。”佘奕应了声,下了床。“昨……”“昨晚有了一件大好事,若若服用了火灵果,快要醒了……”佘玉打断了佘奕的话,微笑着说道。“火灵果?”佘奕一震,脸上顿时露出几分欣喜之色,不过旋即眉头一皱,恢复平静。“小玉……”“哥,我带你现在去看若若。 ”佘玉再次打断了佘奕的问话,挽住佘奕的胳膊,径直朝门口走去。走出门口的时候,佘奕止住脚步,不肯走动,神情很是沉默。佘玉犹豫了下,把嘴唇贴在佘奕的耳边低声说了三个字。“哥,对不起……”“呃……”佘奕深吸了一口气,缓缓吐出。“好吧……先去看若若。之后……再说……”“之后怎么说……”佘玉试探性的问道。“之后?肖峰会跟我去大金的……”金可儿的声音忽然从后面冒了出来。佘奕佘玉回头看着金可儿和夏薇。“小玉……我忽然想明白了……幸福要勇敢追求才能得到。我是真的喜欢你哥哥……我要带他回大金,当他的妻子……”金可儿有些激动,有些紧张,有些兴奋……“妹子,给个理由。”佘奕脑袋一时间还没有拐过弯了,今个儿这几个女子都怎了。“理由多了……一,我父王还有一颗稀世仙丹,可以治愈小玉妹妹脸上的刀疤……二……据可靠消息,你的母亲红娘子也在我们大金。 ”金可儿笑眯眯的说道。“嗯,还有三呢……我们是娶一送一的。”夏薇嘿嘿一笑,略带羞涩。“这……这还真是三个好理由……”佘奕露出几分笑意。吱呀一声,若若房间的门推开了,安伊雪从里面走了出来,急忙喊道。“公子,快点进来,若若小姐要醒来了!”“甚好!”佘奕疾步向前,和几个女子进了若若的房间。……“舅舅……我睡了这么久,让你担心了……”“嗯……”“舅舅,我做了一个梦,梦见我叫梦玮……还有一个叫梦琦的姐姐……”“啊……”“舅舅……那次让姐姐抢了先,没能成为你的妻子,还害你丢了性命,这次,你是我的了……没有谁能把你在我身边抢走了!我三年内要研制出火枪飞机大炮,一统天下,对了,还要开辟殖民地……哼!谁敢跟我争,我就灭了他!”若若嘟着小嘴,霸气道。“咳咳……丫头,梦还没做醒。”佘奕讪讪一笑,抚摸了一下若若的头。“我是认真的……赵婉琪就是我姐,我早就知道!”若若一句话石破天惊……佘奕瞬间石化……安伊雪疑惑……金可儿夏薇不解……“不过,我才不会像她那么小气……你要是喜欢,可以把阿娘,姨娘,还有安姐姐,小玉姐……还有神马李清照、李师师、刘亦非……统统娶回家……呃……不如这样好了,舅舅你当皇帝吧,三宫六院七十二妃,我当皇后就行了……”若若接着说道……“啊……”“啊!”“等等,刘亦非是谁?”

湖南白癜风哪家医院好
吕梁专治癫痫哪家医院好
乌兰察布哪家医院治牛皮癣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