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阳信息港

当前位置:

娱乐圈探花古穿今

2019/06/24 来源:洛阳信息港

导读

看到这个, 说明宝宝购买没到比例喔⊙?⊙!这样看不懂喔!  熙元惨案, 三百多冤魂,死生师友,黄泉路上可否作伴?陶清风一闭上眼睛, 就透不过

看到这个, 说明宝宝购买没到比例喔⊙?⊙!这样看不懂喔!  熙元惨案, 三百多冤魂,死生师友,黄泉路上可否作伴?陶清风一闭上眼睛, 就透不过气来, 想在陌生的时空里, 给他们供花上香。#杂ㄨ志ㄨ虫#他决定明天就去买一些香烛纸钱。继而又想到, 在千年之前, 身首异处后, 有没有人替自己收尸, 立一处青冢?顺利活下来的燕澹生……在那煊赫的三十年宦途中, 有没有对他这个前同僚的罹难, 感到过一丝黯然?还是会难过的吧。他们的关系,虽然达不到朋友的程度, 但毕竟比点头之交强一点,不会像陌生人过世那样, 完全无动于衷的。燕澹生……改了名字, 叫燕澹。今天遇到一个“大学”里的副教授, 叫严澹。今天没对严澹暴露出身份,但是日后……自己要是再和他见面,不可能永远带着口罩和帽子。陶清风心想, 如果下次不是在公众场合相遇, 他或许可以, 对严澹露出真容。去试着去结交志同道合的朋友, 这不是千年前,没有皇权,没有政党,没有隔着高门贵阀,没有圄于身份的志向……迷迷糊糊间,陶清风忽然很想问————如果是朋友,你会和我,说什么呢?他也不知道,想问的,究竟是今天新认识的大学教授,还是千年前那个前同僚?——————————————————————《归宁皇后》的编剧,三天之后,把改好的第三稿剧本,发给了制作团队。开机六天,钟玉姣、张风豪过了好几条戏。不过还没拍到改动大的剧本部分。所以理论上对他们是没有任何影响的。但是正如编剧所料,在剧本发出去的一天之内,她就接连遭到了来自导演、制作宣发小组,和两位主演,分别的质疑。他们都对顾问团要求修改剧本之事有所耳闻。但也以为就是走个形式,改也不会太伤筋动骨,应付得了。却没想到,编剧直接把演义里大部分剧情删了。导演对此的看法表现得激动:没有那几个标志事件,香昌还是香昌吗?天胜还是天胜吗?虽然是演义,但里面传递出的忠孝仁义信勇爱,那都是能触动群众,一直以来为人所乐道的东西。顾问团的意见,真的必须朝令夕改?顾问团有十位,难道他们的意见不会有分歧吗?只要活动活动,再加上资方那边的压力,搞不好他们的想法又会改了。为何要这样急迫地改掉大部分剧情?再说,从拍摄程序来说,剧本在开机期间是不能随意乱改的,只有那种粗制滥造的电视剧,会出现剧本页码满天飞,天天改来改去的场面。电影剧本哪怕有细节要调整,大方向是定的很早的——导演抗议到这一层,哑了口,因为他看到孟小丹幽怨的眼神——导演,请你好好回想一下,省厅给这部电影一开始定的方向——以英雄儿女的动人故事为线索,弘扬A省历史文化,促动旅游经济——好吧,的确招商时是这个口号,但是由于有私人投资回报率的要求,这部电影中途也加入了很多大片标配,三角恋(广积王子差点写成四角恋),英雄美女,动作……所幸演义内容自带爆点,毫无压力。然而那些真是全是忠孝仁义信勇爱吗?也不见得,更多的还是满足观众猎奇娱乐的心态。历史专家组成的顾问团看在眼里,觉得亟需修改——用严澹的话来说——“以这几位在历史上的分量,什么泉边洗澡打鞭子,夜奔三角恋,统统低俗了。”什么低俗什么高大上,各人标准不同。但是既然是省厅的电影,当然以主办方的意志为主。这就是孟小丹敏锐嗅出风向、熬更深夜把严澹发给她的资料全看过后,光速改了第三版剧本的缘由。导演意识到这一层缘故后,也认命地接受了。并说服演员们继续按正常进度拍摄。就不提钟玉皎和张风豪风中凌乱,都串好以后上综艺时,还原打鞭子那段剧情的词——他们连这段戏都提前对过了。这两个娱乐圈老油条一开始就知道,这肯定会成为宣发时的一篇有爆点的通稿标题——没想到整个全都被删干净了。除了钟玉皎和张风豪之外,迷茫的演员,要数男三号沙洲。沙洲的戏份也才开拍了一场,改剧本影响不大。但是刘敢辜在演义里的剧情全被删掉了,换成了历史向。他再读剧本时,瞠目结舌地发现,自己要演的角色,好像变了个人?沙洲小时候听评书,那个心里只有国家大义,纵然受美人倾慕,也正直坚决拒方的英雄形象,忽然变成了一个“旌旗犹入梦,歌舞不开怀”的将军——很多细节的确感觉更真实,更像个“人”,可是也更让沙洲觉得难以理解。到底是严肃刻板?还是恭敬谨慎?还是豪气胆雄?沙洲模糊觉得,他更能透过剧本,去逐渐看得清那个角色。就像从天空漂浮中,一点点清晰立在地上。可是无法去模仿。就像云山雾罩的山水画,本来是容易糊一片雾蒙上去,远看也差不多。可是那幅画如果清晰起来,纤毫毕现的笔触就难以惟妙惟肖画上去。当然,沙洲讲不出这种感觉,他只能直观地觉得:剧本更精致了,但角色更难演了。沙洲这种偶像派没法一开始和钟玉皎他们那些实力老将搭戏,为了帮他早点适应剧本,会有副导演提前带着他熟悉过戏。同时享受这个待遇的还有女二刘琦回,和男四陶清。今天没有女二的戏份,副导演那边,就是沙洲和陶清风两人。陶清风等在旁边,他今天要拍开机以来的条,等副导演给沙洲讲完了戏,就会来带他。陶清风已经把孟小丹的第三版剧本看完了,这一回他心中满意得多。大部分演义内容,都被换成了《天胜本纪稿》和《通鉴稿》中的正史,而且有一些诸如《后大兴史》和《续大兴通鉴考》的有名私史内容,也是正史补充外的的权威资料,被加入了其中。陶清风猜想,大概是严澹的手笔吧。三天时间,孟小丹肯定没空自己找的。《天胜本纪稿》和《后大兴史》的叙事风格不同,《天胜本纪稿》是给帝王家作疏,刘敢辜是天胜的臣子,留在《本纪》里的事迹,展示出来的形象是恭谨顺服、沉默可靠的。言官评他‘四海无一事,将军勤苦兴’※。但《后大兴史》是纪事体,选取的都是人物典型事件,写了刘敢辜一个“将军夸胆,功在杀人。对酒擎钟,临风拔剑※”的豪烈性格侧面。孟小丹已经尽量把不同史书的风格用现代语言统一,也用有逻辑的情节呈现出了合理的性格变化原因。但是她还是太过于高估偶像小生的理解能力——沙洲明显很困惑,他没法把握变化的脉络,只觉得这样演,人物会很精分——实际上,他演出来的效果也的确很精分。副导演批评他:“你向天胜皇帝敬酒的时候,剧本上写的是(苦笑)。你面对的是皇帝,你苦,是为了驻守边关挨饿受冻的将士而苦,但是你不能哭丧着脸朝皇帝敬酒。那是皇帝,你必须对他微笑,同时表现出内心的痛苦——这种痛苦,是贯穿刘敢辜一辈子的症结,所以他在边关能‘痛饮美酒三百杯’,但是一回到京城中,就‘到头一切皆身外’了。”沙洲又换了个龇牙咧嘴的表情:“这样?”副导演索性放弃了:“你把我想成编剧,把剧本改得这样难演,你却不得不在这里磨。如果编剧站在你面前,你还不能哭丧脸,必须对她笑。对,就是这种模样,你现在能体会了吧?”沙洲苦笑:“我好像明白了。”副导演说:“你现在的这个表情,是字面意义上标准的苦笑。但其实以剧本呈现的刘敢辜的深度,还应该再沉厚一点……但算了,你们现在做不来的。”同时心里在感慨:剧本这样改,那些以前给偶像派准备的戏份,难度全都加了不止一个层次,真实历史更琐碎,也更多面。对这些偶像派演技的要求,硬生生拉高了不止一个台阶。也把他们这些副导演的工作量,加大了许多倍。一幕幕地抠戏,他这几天加班严重睡眠不足。还只有沙洲一个人的戏,今天又加了陶清的,他搞不好要半夜才能回去了。口干舌燥的副导演嘱咐休息五分钟,去喝水。沙洲还在原地,抓耳挠腮地继续对着镜子练表情。副导演瞥了一眼等在旁边观看的陶清风,看他一副老神在在,丝毫没有危机感的样子,很是刺眼。可是等他拿水回来,远远听到陶清风对沙洲说了一句——“你笑得其实可以再放开一点。”沙洲对陶清风没什么好感,上回在剪彩仪式,也听到了陶清风的发言。省媒剪了陶清风的发言进视频,却没有报道他的。沙洲心想陶清那种文盲水平,也不知道背了多久。陶清的演技又算得了哪根葱?心里十分不服气。但是娱乐圈还是要维持虚伪的友好关系,于是沙洲以他偶像招牌的笑容,问陶清风:“副导演说这个人物的核心就是痛苦。贯穿他一生,怎能笑得开呢?”沈阿姨以前在陶清面前是不敢多说话的,但是今早那句谢谢,和陶清友好的表现,让她能恢复一点心直口快的脾气,道:“小陶哥,你小费给太多了。”谁知道陶清竟然把钱包剩下的钱,一张一张拿出来,好像在学认般,盯了片刻,又一张一张整理回去。道:“谢谢,记得了。”沈阿姨觉得,今天的谢谢,实在太多了。难道陶清是这种,一年了连个好脸都不给,一次来个大放送的风格吗?公园里只能看到几个晨练的老头老太,格外清静。连广场舞大军都还没到。陶清走到公园中间的桂花树下,在浓郁的桂花香味中,怔怔地静观片刻,伸手撷下外面的一段斜枝。心直口快的沈阿姨:“小陶哥,乱摘花要被罚款的。还好他们没上班……”陶清吓了一大跳,反应过来,赧红的脸一直红到了耳根,喃喃道:“抱歉。”手上的桂花枝丢也不是,不丢也不是。沈阿姨道:“其实你可以叫苏先生去花店买嘛。”陶清默默按着太阳穴,想着,苏先生……?花店……?好像,有记忆。沈阿姨提了建议后,陶清却摇头道:“不买,只欲一观桂花……别有根芽处,花枝还似旧……”沈阿姨听不懂,只是觉得,小陶哥,今天真奇怪。但对于他来说,还似旧,就够了。这世间,终究有没变的东西。——————-在南沙淀公园门口等出租车时,眼见快八点半了。沈阿姨抽空悄悄给经纪人苏寻打了个电话,这才知道他们一直在找陶清。九点半的剪彩仪式采访,快入场了。但当沈阿姨招呼陶清上出租车时,看到他手中多了一个袋子,原来是找公园门口地摊贩,买了一套劣质的文房四宝,和那支不慎折下的桂花一起,请沈阿姨带回家。笔墨纸砚?沈阿姨只要一想起陶清以前坐在书房里,抓耳挠腮,扭来扳去的样子——一篇公司要的三百字的宣传祝福语录,只能是明星自己的笔迹,不能让别人代写,也不能照抄,必须有明星自己的风格。那天恰好苏寻有事,手机关着机。陶清纠结了几个小时,才写出来。记得那一天,沈阿姨从早餐开始伺候,到了中午,陶清还没写好,桌上那堆狗爬不如的字,看的人痛苦,写的人更痛苦,险些把他刚做好造型的立毛给薅秃了。所以,今天的陶清,让沈阿姨内心升起不小的疑惑。但是小陶哥回过神来,在出租车上还主动安慰她:“在下……要演……新角,自己也有点不习惯。”陶清说这话时,脸上表情,尤其痛苦。但是沈阿姨坐在副驾上看不到他的阴影里的脸。听到这样的解释,才稍微松了口气。陶清坐在出租车上,看不到副驾上保姆眼中频频闪过的担忧和疑惑。他闭上双目,一只手搭在额头上。他不叫陶清,纵然名字很像。他叫做,陶清风,是大楚佑光三十年的一甲探花,官封礼部校书郎。却不甚被政变牵连,身首异处。他睁眼醒来,发现自己进了一具陌生的身体。开始接受那些记忆,到现在仍然没有完全看完。关于这个奇怪世界的一切,种种浩繁,在睁眼的那一刻,就潮水般疯狂地压下来。那么多规律,细节,条则……可惜的是,读取的记忆画面,断断续续的。很多画面都一闪而过,前后关联断层,像是进入了白色迷雾中。在那白色迷雾中,他模糊看到一个身影,一言不发,失魂落魄地走过他的身边。白雾里一并涌出许多断续的碎片记忆。陶清,男,二十一岁,星辉娱乐公司签约艺人,十四岁辍学,此后去酒吧驻唱,酒吧老板后来发财,入股星辉娱乐,推荐陶清出道。虽然如何辍学。如何驻唱。如何出道这些事情,并没有特别清晰的来龙去脉,只是片段式的闪现,不过,这些画面,也让他大致能把身体原主人的情况摸个七七八八。而且时间越近的记忆,读取得就越清晰。苏寻是半年前来的经纪人,沈阿姨是一年前请来的保姆。他们的画面是这些碎片记忆里关系完整的。没有家人的记忆碎片……并不知道是隐藏在记忆深处的白雾里,还是这身体主人从前就没有,罢了,先放一放。没有朋友的记忆碎片……和很多人喝酒吃饭唱歌过,但是内心深处那种刻骨孤独感一直持续着,也罢了,先放一放。而且,记忆中的画面,是从原主身体视角,去看到别人的表情或动作。至于这具身体主人自己独处时做的事,他的心声和想法,也统统没有。即便如此,那些记忆量也足够他好好消化,占据精力的,主要其实并不是碎片断层的人际关系,而是每个画面,所透出的这个时代的细节。匪夷所思的机器,暴露张扬的穿着,简化直白的语言……自己重活一世,竟然来到了,大楚的千年之后吗?他一直在看,一直在记。从早晨出门去看桂花,借机多看看这个时代。他的脑袋一直维持着过载的半昏厥状态。他的大脑真的快撑不住了。哪怕是进入国子监的天,在十五个库房的书堆里沉迷了三天三夜,他的大脑也没那么烫。现在占据他大部分精力,让他无力委顿在出租车后座,闻着手边摘的那支桂花香才能冷静下来,是记忆碎片里,和星辉娱乐公司签的那张十年艺人合约——更准确地说,是合约右下角,一亿的违约金。自从他弄清楚钱币数量后,那串金额简直像一道雷劈在脑门上。更绝望的是他按照记忆里,找到陶清身体原主人的财产储蓄,一张薄薄卡片,这张卡片包含的钱币数——两万。他学习过格物算学,觉得这仿佛大海的一滴水。合同上现代语言的专业条款,虽然看新的字体半懂非懂,也大概明白那上面的进项栏——工资、分成、红利,应该不止这个数字。又是一个记忆里找不到的断层碎片,钱币去了哪里?这具身体原主人,断层的谜团真多。陶清风的大脑梳理记忆头痛欲裂。至于自己……大楚佑光一甲探花,礼部从七品校书郎,好不容易上天垂怜,让他得以死而复生,来到这个全新的世间重活一次。怎能去当优伶?虽然,这个时代的优伶,一掷千金,富贵逼人。大街小巷,或是那些人不离手的屏端,都是艺人的形象。

德州治疗癫痫病哪家专科医院好
泸州癫痫的专科医院
青海治疗癫痫医院哪家好
标签

上一页:嫡女成长录2

下一页:混神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