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阳信息港

当前位置:

对话亚马逊副总裁兼CTOVogels博士

2019/03/08 来源:洛阳信息港

导读

本文转自公众号:InfoQ(ID:infoqchina)。虎嗅获授权转载。2018 年 6 月 29 日,AWS 在上海举办了一场峰会,

本文转自公众号:InfoQ(ID:infoqchina)。虎嗅获授权转载。

2018 年 6 月 29 日,AWS 在上海举办了一场峰会,AWS CTO Werner Vogels 来到会场分享了一场主题演讲。峰会期间,InfoQ 二叉树团队近距离对 Vogels 进行了一场专访,并留下了珍贵的视频资料。

嘉宾简介

Werner Vogels,出生于 1958 年 10 月 3 日,曾服兵役于荷兰皇家海军。博士毕业于阿姆斯特丹自由大学计算机科学系,后在葡萄牙计算机系统工程研究所、康奈尔大学等地进行研究工作。2004 年,Vogels 加入 Amazon 担任系统研究主管一职,2005 年被任命为 Amazon CTO。

Vogels 的自我介绍 Part I

I am an engineer, architect, scientist, programmer, troublemaker, executive, revisionist, investor, mentor, advisor, analyst, academic, sales guy, entrepreneur, data analyst, system administrator, product owner, evangelist, debater, father, musician and biker.

“我是一名工程师、架构师、科学家、程序员、搞事儿的、执行者、修东西的、投资人、导师、顾问、分析师、学者、卖东西的、企业家、数据分析师、系统管理员、产品负责人、布道师、辩论者、父亲、音乐家、以及自行车骑手。”

Q:我一直特别感兴趣的一个问题是有关你们早的产品命名。早的产品在 2006 年发布,名字叫做 Simple Storage Service(S3),简单存储服务;第二个产品名字开始叫做 Elastic Compute Cloud(EC2),弹性计算云,也是在 2006 年,相当于“Cloud”这个词是那个时候出现的。能讲讲这两个服务为什么这么命名吗?

Vogels:其实 Amazon Web Services 的技术是从上世纪 90 年代就有的,

对话亚马逊副总裁兼CTOVogels博士

那个时候人们就开始考虑如何通过标准协议——如 HTTP——实现通过络可以使用的服务。当我们开始设计的时候,我们想要全用户都可以访问这些服务,并且这些服务可以很容易的与合作伙伴的其他服务进行连接,可以很容易地集成到系统当中。

Simple Storage Service 发布的时候,我们想让人们理解它是简单的:使用起来简单,协议也很简单。虽然随着时间推移,S3 上加入了越来越多的东西,比如策略机制、安全工具等等,于是变得不那么简单了,但是天我们的思路就是让它简单,所以起了这个名字。

Elastic Compute Cloud 这个名字,我们想表达的概念是,(计算)资源在这个环境里面,你可以使用它们而不需要真的看见它们,就好像坐在一个巨大的计算能力的“云”里面一样。你不需要知道你用到的服务跑在哪一只硬件上。

Q:所以“Cloud”这个词是你们原创的吗?

Vogels:据我所知,在我们之前好像没有人用这个词来描述这个事情。

Vogels 的自我介绍 Part II

I like building things that need to get big. Whether that is technology or a business, I am interested how to scale them.

“我喜欢构建那些需要变得很大的东西。技术也好,商业也好,我对它们的扩展都感兴趣。”

Q:现在 2018 年已经过了一半多,您自己对于 AWS 目前的表现怎么评分?

Vogels:满分十分的话我给九分。

我当然希望我们是完美的,不过我也知道我们还需要为我们的客户做更多的事情。在我们发布的特性和服务里面,大约 90% 都是对应我们客户的直接反馈。客户希望我们做的事情总是很多的。

Q:去年你们发布了 Alexa for Business,这个服务现在运作的如何,合作伙伴有怎样的反馈?

Vogels:对于 Alexa for Business,我们看到的进展是非常好的,很多企业已经在组织内部实施,我们看到很多首批构建的 skills(“技能”,可以理解为 Alexa 操作系统的“语音 App”)很棒,你可以问一些简单的问题,比如“咖啡厅几点开门?”,“前台的是多少?”,这些是你一般会去内搜寻答案的问题。

现在有一个 Alexa for Hotels 在拉斯维加斯的 Wynn 酒店使用。这个酒店有两百多间房投入了 Alexa for Business,客户可以走进房间用语音控制窗帘和电视。

Q:根据目前您看到的,语音操作系统面临的挑战是什么?

Vogels:语言的种类太多。你知道世界上有上千种语言,光是主流的语言就相当多,要一一实现这些语言(的识别)需要很多的工作。我认为当前语音系统面临的挑战之一就是我们如何让机器自动学习不同的语言而无需人类的干预?这将会大大加速我们可用的语言种类。退一步讲,即使是一种语言也有非常多的口音,所以这种训练应该是自动的,这也是我们前进的方向。

Q:这个事情已经在发生了吗?

Vogels:我们正在前进。

Q:去年你们还发布了一些新的安全产品,比如 GuardDuty。这些安全产品的表现如何?您用怎样的方式来评估它们的表现?

Vogels:到目前为止,我们看到安全已经成为企业移动到云端的主要原因之一,比如 Capital One 就明确表示 AWS 提供的安全能力是他们自己建设不了的。过去三四年来,整个业界发生了很多次数据安全问题,而企业原有的那套安全方案已经无法再满足现在的需求,把传统的系统带到互联的世界去应对互联时代的威胁是不现实的。

所以 AWS 提供的不仅仅是工具,不仅仅是运维层面的事情,我们提供给客户的服务是客户可以自己保护自己的、是他们在 on-premise 的场景无法达到的。

Q:所以,这不是一个能够简单跟过去比较的事情?

Vogels:是的,开发方式变化了太多。以前是瀑布模型——花费 6个月—9 个月开发一个产品,然后做一个安全审查,然后发布。现在不是了,有持续集成、持续开发、持续部署,一天说不定部署十次,所以你需要非常不同的安全工具来确保整个持续部署的过程是安全的。你需要非常多的自动化,而我们今天在 AWS 上看到的这些自动化工具在过去都是不存在的。

Vogels 的自我介绍 Part III

I believe in democratising business creation, simplifying operation and driving innovation by providing a low cost, scalable and reliable infrastructure that can be acquired on-demand with a pay-as-you-go pricing model, and that is available to everyone. I am proud to be involved with Amazon Web Services and that we have been able to help young businesses around the globe get off the ground and that we are helping large enterprises break free from the lock-in of traditional enterprise hardware and software vendors.

“我相信,让低成本、可扩展、高可靠的基础架构可以按需使用,按量付费,所有人都可以来消费,能够简化运营,推动创新。加入 Amazon Web Services 的工作是我非常自豪的事情,我们帮助了全世界的年轻企业起飞,我们帮助了大型企业从过去的软硬件供应商的枷锁中解脱出来。”

Q:今年你们还在继续发布更多的新服务、新特性。您感到今年发布的速度相比之前仍然在加速吗?

Vogels:我基本可以确定今年新发布的数量会超过去年。正如我之前所说,我们的大部分工作都是来自客户们的反馈,所以客户越多,反馈就越多,我们的待办工作列表就越长。

Q:您在今年对于区块链方向有看到什么客户的需求吗?

Vogels:我目前看到的情况是,大部分客户在区块链方向仍然在实验阶段,这个技术仍然在它的早期阶段,所以我们发布了 Blockchain Templates 这个服务帮助他们快速简单的做一些实验。

Q:我感觉这正是你们做的特别好的地方,那就是,你们知道自己在做什么,知道一个服务应该如何去做,而不是一味的去模仿这个东西过去是怎么做的,或者别人是怎么做的。您这样的思维模式是如何建立起来的?

Vogels:我想,从我们创建 AWS 的早期开始,我们就知道它会剧烈地改变人们消费 IT 的方式。我们当时就知道应用构建的方式将会发生非常大的改变,因为应用可以变得高度可扩展、高度可靠,这是之前不可能做到的。比如中国的猎豹科技现在做的事情,在很多年前是根本做不到的。Airbnb、Uber、Dropbox,如果没有云计算,这些服务都不可能存在。

我们觉察到客户想要的是一个“积木块儿”(building blocks)的集合:看到哪个好、哪个更适合他们、就捡起哪个来用。以前的我们可能总是跟客户说,你这个东西应该怎样怎样开发。但是现在,我们知道我们的客户才是知道他们应该如何开发他们软件的人,所以我们要做的就是给他们提供正确的工具。

Q:不过,客户不会想到自己会需要 Lambda 这样的服务吧?(注:Lambda 是 AWS 在 2014 年发布的一个服务,对 IT 产业后来的 Serverless 运动产生了深刻的影响)

Vogels:的确如此,不过他们的确知道自己并不喜欢管理那么多服务器实例。当时我们有一个政府客户,他们的工作是从股市采集信息,从中识别可能的作弊模式。然后为了采集这些数据,他们搞了一大堆 EC2 实例,系统实施起来超级麻烦。所以,如果有一个事件驱动的环境,每次有个事件过来触发了什么代码就去执行,就会简单很多。这是客户描述的情况。所以,他们虽然没有描述一个解决方案,但是他们描述了他们遇到的挑战。

还有一家叫做 WeTransfer 的企业,他们的客户会上传那种很大的、没有办法当作邮件附件发送的文件,上传完毕之后会需要发一封通知邮件给收件人,告诉他们在哪里下载文件。每次文件上传之后,都要先检查有没有病毒,总之你就要保持一堆 EC2 实例在那里跑着,仅仅为了检查 S3 上面有没有上传新的文件。所以有了 Lambda 之后,就不需要跑这些 EC2 实例了,只需要等待新文件上传的通知、然后执行代码就好。

我认为这是我们的集体智慧的结晶。当我们站在客户的角度思考客户需要什么解决方案的时候,我们思考客户面临的挑战的时候,我们是在搜寻:什么才是正确的“积木块儿”,让客户可以拿来自己构建对他们有用的东西?到,是 AWS 工程师们的集体智慧结晶出来这样的解决方案。

Q:您有什么办法可以“传授”这种集体智慧吗?

Vogels:来 Amazon 工作。

Q:您对于人工智能怎么看?现在很多人在害怕人工智能抢走自己的工作。

Vogels:首先,我认为我们今天所讨论的人工智能大多数是由科幻小说、科幻电影推动的。实际上今天的人工智能大部分是机器学习,而机器学习仅仅是一种聪明的方法来从过去的数据中进行对未来的预测,不是那么玄乎的东西。过去二三十年我们计算机领域一直在做这个,这些服务本身谈不上智能,而是高效率的执行模型而已。

强大的能力来自数据的量,你用大量的数据训练你的模型,而过去几年的确发生了一些事情极大的加速了机器学习。其中之一是硬件的提升,比如新的 GPU 计算能力更强大,内存访问更快;还有 TensorFlow 这样的软件系统,让我们可以更容易构建机器学习应用;Amazon SageMaker 这样的系统更可以让每一个开发者都能够掌握机器学习的能力,而不仅仅是数据科学家们。

Q:我记得上次您发布 Alexa for Business 的时候您提到一个案例,就是一个农民在他的农场里使用 Alexa。

Vogels:是的,那是马尼拉的一个国际水稻研究所,他们为本地的亚洲贫困农民建设了一套系统,帮助农民决定买多少肥料,什么时候施肥。一开始他们建设了一套站,但是后来发现没用,因为农民们不会用电脑,甚至也没有智能,甚至他们根本就不会读书写字。

但是他们会说话,所以他们可以打接入这个系统,然后通过语音描述他们土地的情况,机器学习就会给他们一个答复:你要买多少肥料、什么时候应该去施肥。所以语音真的很有用。

Q:所以这个是您希望看到更多的情景吗?

Vogels:我认为这是我们未来开发系统的方式。我们会看到以人为中心的人机界面到来。

Q:一个问题。您在今年看到的的挑战有哪些?

Vogels:我想正如你刚才所提到的,就是我们每年都会发布大量的新特性、新服务,于是就造成了一个情况:很多客户很难去跟踪这些新的发布、以及实践的更新。所以我们现在投入了很多精力在我们称之为 the Well-Architected Framework Model(良好的架构)上,这样我们就有能力去给我们的客户提供应用构建的建议。我们现在有一整个团队来做这个 Building Solutions 的事情。

另外一个就是国际扩展的事情。我们的香港区域应该今年会上线,此外在斯德哥尔摩、中东的巴林也会启动新的区域。国际扩展是我们会持续做下去的事情。

本文转自公众号:InfoQ(ID:infoqchina)。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