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阳信息港

当前位置:

复旦教授葛剑雄颂扬民國学术源于当下逆反心

2019/06/15 来源:洛阳信息港

导读

复旦教授葛剑雄:颂扬民国学术源于当下逆反心态核心提示:毋庸讳言,一些人对民国学术的评价、对民国学人的颂扬是出于一种逆反心态,是以此来显现

复旦教授葛剑雄:颂扬民国学术源于当下逆反心态

核心提示:毋庸讳言,一些人对民国学术的评价、对民国学人的颂扬是出于一种逆反心态,是以此来显现、批判今天学术界的乱象,表达他们对目前普遍存在的学术垃圾、学术泡沫、学术腐败的不满,对某些混迹学林的无术、无良、无耻人物的蔑视,就像赞扬民国时的小学课本编得多好,就是为了对比今天的某些课本编得多差一样,应该促使我们反思、推动当前的改革,而不是一味压制这种另类批评。

西南联大多位学人合影 资料图

本文摘自:中新,作者:葛剑雄,原题为:《复旦教授葛剑雄:民国的学术往往会被高估》

在社会上出现 民国(小学)教材热 时,有问我: 为什么民国时的大师会编小学教材? 我告诉他,那时编教材不需要那个政府主管部门批准,只要有出版社出就行,而出版社对编者是按印数付版税的。所以,编教材的版税收入一般远高于学术着作,如果能编出一种印数高、通用时间长的教材,编者等于开发了稳定的财源,何乐而不为?至于 大师 ,这是现在对这些编者的称号或评介,当初编教材时他们还不具备这么高的身份,甚至还只是初入职场的年轻人。

近年来,随着 民国热 的升温,一批 民国范儿 的故事流传日广,更成为影视作品的新宠。与此同时,一批民国的 学术大师 如出土文物般现身,或者被媒体重新加冕,于是,在公众和年轻一代的心目中,民国期间成了大师众多、高峰林立的学术黄金时代。

不过,如稍加分析,就不难发现,这样的 黄金时代 的呈现并不是正常的学术史总结研究的结果或者相关学术界的共识,大多是出于媒体、络、公众,或者是非本专业的学者、没有确切出处的 史料 、人云亦云的传闻,所关注的并非这些人物的学术成就,而是他们的价值观念、政治立场、社会影响甚至风流韵事。例如,一讲到民国学术言必称陈寅恪、钱宾四(穆)的人,大多并不知道陈寅恪究竟作过那些方面的研究,往往只是看了《陈寅恪的二十年》;也没有读过《国史大纲》或钱穆的其他着作。称吴宓为 大师 的人根本不知道他是那一行的教授,只是同情他 文革 中的不幸遭遇,或对他单恋毛彦文的故事感兴趣。称颂徐志摩、林徽因是因为看了《人间四月天》,或知道有 太太客厅 。

其实,民国期间的总体学术水平如何,具体的学科或学人处于何种地位、有那些贡献,还是得由相关的学术界作出评价,并不取决于他们的社会知名度,更不能 戏说 。影视创作可以以民国的学术人物为对象,戏说一下也无妨,但他们的真实历史和学术地位不能戏说。

那么,今天应该怎样看民国期间的学术呢?

毫无疑问,这是中国学术史上重要的篇章,是传统学术向现代学术转化的关键性时期,也是现代学术体系创建的阶段,各个学科几乎都产生了奠基者和创始人,并造就了一批学贯中西、融会古今的大师。

从晚清开始,西方的自然科学(声光电化)被引进中国,在回国的早期留学生与外国学人的共同努力下,到民国期间基本形成了学科体系,建立了专门的教学和研究机构。社会科学各学科也是从西方直接或间接(如通过日本)引进并建立的。就是人文学科和中国传统的学问,也是在采用了西方的学科体系、学术规范和形式后才进入现代学术体系的,如大学的文、史、哲院、系、专业或研究所,论着的撰写、答辩、评鉴,学历、学位、职称的系列与评聘,学术刊物的出版,学术团体的建立和发展。

微信上如何开店
白癜风饮食
外卖小程序开发 杭州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