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金融

尊严来自能否掌握自己的生命

2018-11-22 18:24:32
尊严来自能否掌握自己的生命 中国传统的思想库里,并不缺少关于人的尊严的论述,但是后来漫长的集权制度,却又一直在压制和贬低着人格。

今天实现尊严的生活,必然发现这二者的矛盾。

人的生活不仅是物资的满足,衣食住行的富足与方便。

同样还有人格、精神的自由和不受束缚。

所以,一个人是否有尊严,在于能否把握自己的生命,能够去自由地实现自己的志向。

中国的传统思想中,其实并不乏这样的资料,特别是年龄战国时代,那些从宗法制、等级制下刚刚摆脱的士人们,他们的身心都是独立的、自由的,他们只遵从理想,从道而不从君,他们只以自己的志向为目标,合则留不合则去。

他们独立、自在、潇洒,不论是在那个时期,还是放在整个历史中,都是难能可贵的。

然而,这类精神并没有发扬光大,秦朝以降,随着集权制的建立,皇权的一再膨胀,人性、人格,个人的尊严被大大地压缩了。

两千年的历史中,士人们把自己放得越来越小,变成了皇权的附属品,变成了政治的衍生品。

秦代焚书坑儒,对老百姓一边愚弄,一边压榨,结果二世而亡。

汉朝以后,表面上独尊儒术,但是这种独尊,在我看来,和焚书坑儒有异曲同工之妙,并不是独尊了儒术,就尊重了人格,恰恰相反,经学盛行之后,人格被贬低,压缩,一代代的士子们追求通经入仕,基本上成了经学的附属品,班固在《汉书儒林传》里说:“自武帝立五经博士,开弟子员,设科对策,劝以官禄,迄于元始,百有余年,传业者浸盛,枝叶蕃滋,一经说至百余万言,大师众至千余人,盖利禄之路然也。

”人们学习经书,研究经书,不是为了精神的富足,人格的升华,而是被利禄牵着鼻子走而已。

更严重的在于,这类被利禄左右的局面,成了中国古代人生重要的价值取向。

尤其是科举发展到宋明以后,对士人来说,犹如炼狱,哪里还有半点尊严和自在。

当今社会,从传统进入现代,从农业转向工业,真正阻碍获得尊严的因素,就是传统的习惯势力,有人仍旧持老观念,抱残守缺,对现代性并不是全然赞同。

其二在于公民自己的自主意识不够,甚至还有臣民意识存在,唯上唯官,自然不可能有尊严。

其3,文化的启蒙和教育的提高不够,倘若人们连尊严是什么都不知道,又如何保护自己的尊严呢?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