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阳信息港

当前位置:

小河静悄悄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来源:洛阳信息港

导读

“阿——滴滴”已经读二年级的金石在村口大声地喊了几句。正在水田里觅食的鸭子跟着“嘎嘎嘎”地回应着,空旷的田野上顿时一阵“哗啦啦”水响。一会儿

“阿——滴滴”已经读二年级的金石在村口大声地喊了几句。正在水田里觅食的鸭子跟着“嘎嘎嘎”地回应着,空旷的田野上顿时一阵“哗啦啦”水响。一会儿,一群鸭子从水田里扑楞扑楞地越上岸来,刚上水田的鸭子粘了一身湿,翅膀一展一扇,顿时水珠四溅。金石抹了一把脸上的水滴,笑着说了句,光自己舒服,也不看着点,扇到我脸上哩。  鸭子全部上齐后,金石把它们集中在祠堂的一个角落。然后挨家挨户地喊,认鸭子罗!认鸭子罗!这时,就有许多人从家里出来,提着竹笼来认鸭子。祠堂里顿时热闹起来,鸭子的“嘎嘎”声,人们的说话声,在昏黄的暮色中混成一片。其他人家的鸭子都认走了,金石才把剩下的赶回自己家里。  有时,金石也先认自家的鸭子,但是他的记性不好,往往数了后面的又忘了前面的。有一次,他把鸭子赶到祠堂里,没有先通知村里的人。他拿来一杆笔和一张纸,在鸭群里认一只在纸上记一下。这次,他终于把自家的鸭子先认回了。但是,村里的人知道这件事后,都叫他“傻子”。  每天下午一放学,金石依旧到村口去赶鸭子,但是他再也不先认了。人家来认鸭子,他就站在旁边。有的说,傻子,帮我提一下笼,我认一只,你就帮我打开笼口,再放进去。有的说,傻子,帮我捉住你旁边那只鸭子。金石从不还口,人家吩咐的事,他却马上做好。有些出格一点的还说,傻子,怎么今天不带纸和笔了呢?这时,金石狠狠地瞪着人家,却什么也不说,还是自己先把脸撇开。  学校里的同学和老师也叫他傻子,这是村里同金石一起在学校读书的小伙伴说的。  父母想知道金石在学校里的情况,每个学期一结束,就叫他拿家庭报告书。但是,金石不是说掉了,就是说老师没有发给他。父亲听了,举起手来,就要打他,但是看到金石满脸委屈的样子,又把手放了下来。  父亲找到了他的班主任。班主任说,金石的记忆力很差,学了后面的,忘了前面的。供他读书就如倒米下粪坑,他这种人,读再多书也没有用。不如让他回家放放牛、拾拾柴禾还实在一些。从此,父亲就有了让金石退学的想法。可是,每当与金石提及退学的事,金石就发火,死活不答应。  金石上了中学以后。当时农村正在盛行读书否定一切论,金石所在的中学更是以此为契机,督促家长教育学生,每学期学生的期中测试成绩都贴在市场门口。父亲看到金石的成绩总是倒数,再也放不下这个脸,亲自到学校卷起金石的被子回家了。  辍学在家的金石,每天干完活,傍晚都准时到村口赶鸭子。母亲私下里跟金石说,鸭子又不是我们一家人的,你天天去赶鸭子,没有人会感谢你的,以后不准去赶鸭子了。可是,金石根本没有听母亲的,每天下午依然乐颠颠地在大门口“阿——滴滴”地叫。母亲急了,看到金石在喊鸭子,就走到他跟前,打了他一耳光。一边走一边说,人家没有说错,傻子!真的是傻子!金石捂着热辣辣的脸,狠狠地瞪着母亲,无声的泪水盈满了眼眶。  金石再也不去赶鸭子了,干农活时还经常与父母顶嘴,有时竟公然不干。父亲对他说,不干活就不要吃家里的饭。金石说,不吃就不吃。金石就几天躲在房里,颗粒不进,饿了就喝点水。父母也不管不问,对别人说道,看他能撑多久,到时饿了他自然会吃。果然,第四天金石就吃饭了,吃了饭还到田里干活。父母就说,你不是说不吃饭吗?怎么说话不算数啊?金石也不回话,一个人默默地干,干完活默默地回家。  金石在家里成了一个多余的人。父母干什么活再不会叫他,吃饭时也不喊他。村子里的小孩却经常跟在他后面拼命地喊“傻——子,傻——子”。金石听了,回过头来紧赶一阵那些比自己小几岁的孩子,然后一路小跑,躲到房间里。  一天,村里的人说金石疯了。那天,金石的父母正在饭厅里吃饭,金石突然从房里跑出来,来到饭厅,双手紧握饭桌的边角,使劲一掀,一桌饭菜顿时倒了一地。还在吃饭的父母兄弟一下傻了眼,几个人七手八脚把金石捆了起来,把他关进了房里。从此以后,金石过上了囚笼式的生活。  金石确实疯了。他不但把屎尿拉在房里,嘴里还不断地念念有词。从他门前经过的人都能清晰地听到他说话的声音,我不是傻子,我不是疯子,阿——滴滴。人们摇摇头说,有疯子,快点走。  父母把金石送到精神医院住了一段时间,但是医院的费用大,家里根本承担不起。金石又回到他的房里,过起这种永不见天日的生活。  在一个寒冷的冬夜,金石拼命地摇着窗台上的椽子,一边发出声嘶力竭的叫声。我不是疯子!我要出去!凄厉的叫喊声响彻整个山村的夜空,但是,躲在被窝里的人们好像什么也没有听到,只是把被子裹得更紧!是啊,面对一个疯子的叫唤又有谁会去听呢?  第二天,金石死了。一只手从松动的窗椽里伸了出来,手管被窗棂划出道道血痕,身上的衣服已经撕得七零八碎,头靠在窗台上,好像熟睡了的婴儿一样。金石的父母把他拖到小河边,在河滩上挖了一个坑,草草地掩埋了。  小河的早晨静悄悄的,只有山风在呜鸣,好像在向人们诉说着一个男孩成长的凄凉故事。此时,有几只乌鸦在小河上空盘旋,偶尔还发出一两声凄厉的鸣叫! 共 2006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哈尔滨治疗男科哪好
云南癫痫专科研究院哪家好
青少年癫痫药物治疗有哪些优点
标签

上一页:心伤14

下一页:从未忘记的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