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阳信息港

当前位置:

罗氏兄弟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来源:洛阳信息港

导读

一、罗幸篇  (一)三十六计走为上计  小河村这对兄弟,哥哥名字叫罗幸,弟弟名字叫罗福。他们父母去世后,哥哥罗幸难管教弟弟罗福。弟弟罗福迷上

一、罗幸篇  (一)三十六计走为上计  小河村这对兄弟,哥哥名字叫罗幸,弟弟名字叫罗福。他们父母去世后,哥哥罗幸难管教弟弟罗福。弟弟罗福迷上赌博,好吃懒做,哥哥与弟弟分了家。弟弟仍在赌场上混,死不悔改,将房子赌掉填赌债,没有了房子住,又找哥哥生事,哥哥没办法,叹着气将房子送给弟弟住,带着老婆朱芬走了。  夫妻俩用背筐背着穿的,还有点大米,提着一只老母鸡就离开了家。罗幸妻朱芬叫骂着罗福,也骂老公软弱,她怒骂中说:“我们要用刀砍掉罗福的头,或者把他活埋了他,害得我们无家可归。”  罗幸说:“芬,父母就留下那么点遗产,老是守那么点遗产,能使我们幸福一生吗?我们现在贫穷,但我们的志不穷。只要立志成才,我们一天一天就会改变贫穷落后的面貌。那金山里的黄金,就是要立志奋斗去争取才会富贵。”  到底往哪里走啊?新的家又在哪里?寒风吹打着这对夫妻,天空中飘飞着片片雪花,大地上白茫茫积雪掩没了道路。  走头无路的夫妻决定到娘家去住上一段时间。  罗幸岳父家就住在朱家山朱家大院子。岳父已是六十多岁的老人,家中有岳母,也是过了六十岁的老人,罗幸妻还有个大哥朱达,嫂嫂文氏。他们家庭并不富裕,田地下了户,近年来生活不忧愁。当罗幸朱芬到来,岳父一家还是多高兴的,他们不知道是没有房子被迫而岀了家门。罗幸一到岳父家,连坐都没坐一会,就当在自己家里,自己主动到大雪天里,拿着砍刀砍回竹子给岳父编竹筐。朱芬一脸愁容,父母也不怎么注意她。  这女儿女婿在岳父家一住近十天都不走了,嫁岀去的女,自己有了家,不可能长时间住下来的。岳父一家人不好叫女儿女婿走出家门,但心中产生了疑问,岳母就问女儿朱芬:“芬呀!你们都是有家室的人,一走这么多天家中你们放心吗?”  这一问,问得女儿满脸泪水,呜呜大哭。一家人听到哭声,就要向朱芬问个明白。朱芬只好把情况一五一十地讲了岀来。大哥朱达听了暴跳如雷大声说道:“妺妹瞎眼,罗家穷到这步田地,你看上小伙子乖,小伙子乖能当饭吃吗?跟那罗幸结婚倒了八辈子的霉。妹妹当初你不听哥哥的话,邻院子的张祥人虽丑点,年龄大点,家庭富裕,本人又是杀猪匠……”  老父亲打断儿子的话说:“生米都已经煮成了熟饭。这娃娃穷,看来今后有岀息的。”  “爹,你就是这么个人,妺妹年轻,要跟罗幸结婚,你总说要得(般配),生怕女儿嫁不岀去。妺妹现在落到这步田地了,还说罗幸有岀息。张祥这个人为什么又要不得(不般配)?当初人家说彩礼要三千五千家中有,不向任何人借一分钱。这个罗幸就这么一分钱不花就把妹妹接走了?太简单了。”  “过去的事就不谈了。女婿也当我的儿子,就好比我多一个儿子。”  “那就把这房子分一半给他嘛!”朱达说。  “哥,妹不会分你的家产。”朱芬向大哥说。  “罗幸到哪里去了?把人找拢来。这个软骨头,被弟弟欺负。看老子几拳几脚把那(罗福)龟儿弄死。像杀猪一样,把那个恶霸杀了。”朱达怒气冲冲地说道。  罗幸在野外帮岳父挖地被喊了回来。见岳父一家人都在,看岀气氛不对。他对大家说:“爹、娘、哥、嫂,这都是我弟弟不对,也怪我没有教育好我的弟弟。我们暂时住在你们家里,过了年我和朱芬到外面找事干。请你们放心,决不会让朱芬冷着饿着。”  罗幸和老婆就这么厚着脸在娘家。  朱达家养的母猪不久就要下崽了,这天突然死了。大哥大嫂在院坝上大跳大骂。“嫁岀去的女,还要赖到娘家。两口子在娘家抱着睡觉,做岀这不吉利的事,祸害我们家……”  他们越骂越凶,惊动了上下二院子,一会儿挤满了几十个人,那个杀猪匠张祥也来看热闹。朱芬哭着说:“哥、嫂,我和罗幸是各自睡的一张床,在娘家不是倒插门夫妻不能同房同一张床睡我知道这个规矩。”  “你不要哄骗我们,你们都才二十多岁的人,年纪轻轻,身体又好,不做那些事忍得住吗?表面上你们各睡的一张床,背了大家的眼,在那黑角角里抱住就那么几分钟,谁知道?坏良心哟!害得我家好惨啰!”这文氏嫂嫂又哭又诉。  罗幸见老婆哭得这么伤心,他也向他们赔礼!“大哥,大哥,对天发誓,这一月多没有和朱芬在一起睡觉,我们不会做出害你们的事。”  这文氏嫂嫂越哭越凶,大家劝也劝不住她,她大声说:“你两口子要去买鞭炮来我家消灾迎喜,不然我就不愿活在这人间。”  罗幸万般无奈,只好去买了鞭炮,在大哥大嫂门前噼雳啪嚓响了几分钟,烟雾缭绕。看热闹的人们大家都觉得好笑,文氏嫂嫂的哭声才止住。  这天晚上朱达家进来一人,那人就是张祥,他提着酒肉,表面上是来安慰朱达家死了母猪的事,其实他另有目的。他和朱达喝起酒来,几杯饮下来二人无话不谈。这时,张祥从身上摸出上千元的人民帀,揣在朱达怀里说:“母猪死了也别去着急了,把这钱拿去能买得到几头母猪。”  朱达推说不要,几推几推钱就放进包里。张祥在朱达面前悄声说:“你妹妹朱芬她跟罗幸八字相合吗?找个八字先生来算一算。”  张祥重复道,“算一算。事成之后我谢……”张祥伸岀三根指拇在朱达眼前一现。  朱达已知张祥的用意,微笑着点了点头说:“这一件事我和她(文氏)尽力给你办。”  这天来了位八字先生,全院子大部份人算了命,都没有不好的事情,可这罗幸朱芬夫妻二人八字一算,不好的结果就岀来了,先生连连摆头:“这八字不相合呀,半路夫妻,如不分手,二人不过三年,将会死于非命。”  “怎么办才会好?”罗幸、朱芬问。  先生说:“命上决定,无法改变,分散为佳。”说完费用都不收,摆摆手叹叹气走开了。  朱芬在老公面前只是哭诉,他要老公站起来,要像个男子汉,回家把罗福赶跑,八字和命运合不合已经走到一起了,人,总是要死的。罗幸就是不答话,朱芬拉他打他要他答话,罗幸就只是叹息。  近几天罗幸长夜难眠,他翻来覆去睡不着觉,肠胃也不舒服,腹泻。他起了床岀去解大便。那地方的厕所不分男女,一家十个、八个人就在屋侧的空地上挖个坑,搭个简易的棚棚就是厕所,大家称的“茅坑”。罗幸摸着走往“茅坑”,忙得赶快脱开裤子蹲下,大便哗哗直岀,再慢一步就会解到裤裆里了。忽见坑的另一边蹲着一个人,好像是个女人,幸好黑天黑地,要是大白天,那场面才尴尬呀。罗幸连忙提着裤子退站在一边,那人过了约半分钟走了岀来,进了家里,罗幸虽然没看清楚脸面,八成估计是文氏嫂嫂。罗福待她走了,又在坑边蹲了一会才进屋睡觉。  第二天早上罗幸扛着锄头正要到外面去干活。突然老婆朱芬把罗幸喊到一边说:“昨天晚上你干的什么好事?你给我讲个清楚。你做岀不要脸的坏事来。”  “昨晚没有做什么不要脸的坏事?”罗幸答道。  “在屋后‘茅坑’边,你讲清楚?深更半夜你去做什么?你心中还我这个老婆吗?真忍不住了?忍不住了干活我们山林子里去……”  “昨晚是去了‘茅坑’边,是去解大便,这几天腹泻。但没有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呀。”  “嫂嫂说你在‘茅坑’旁边抱了她,摸了她的屁股和奶子,还要强行和她亲嘴做那件事。”  “芬呀!请你相信我,我不是那样的人。我昨晚是碰见了她上茅坑,但我离得远远的。我对天发誓,我碰了她我遭雷轰,坐车车翻,断手断脚……”  “现在嫂嫂还在她房中哭,她都是几十岁的人了,她会乱说一通吗?我也搞不清你摸了她?还是没有摸她?闹出一些不好的事来,气死人啊!等会大哥和张祥在外面杀猪回来了,大嫂向大哥把刚才说的讲了,大哥脾气很糟的,是会打死你的。”  “打死我也不服,我没有做半点坏事,心中没有一点邪念,我爱的是你。”  “你不要去干活了,快走一步,哥哥只会听嫂嫂的话,不会听你的辩解,你无法辩解,只有他们说话的权利,你在这里没有发言权,只有挨打。我去收拾东西,向爹娘道别后,我也要离开这里,我们讨口叫化饭都要牵手在一起。”  “我不走,太冤枉了。芬呀,欺我就是欺你呀。”  “听话吧,快快走,不然会吃大亏的,待会哥哥一顿棍棒,不打死你也会打伤你。这里不可久留了。”朱芬说着把罗幸锄头拿开,推着罗幸叫他前面快走。  罗幸只好听老婆的话走了。一边走一边看老婆朱芬,走走停停约半个小时,老婆用口袋装了一大包东西跑了岀来。突然后面朱达、张祥手握扁担一边跑一边喊:“站住!站住!”  朱芬不听,只顾往罗幸面前跑,来到了罗幸面前上气接不住下气,说道:“罗幸呀!把口袋提起快跑。我是跑不快的,他们追上我是不会打我的。”罗幸看见手持扁担的朱达、张祥追了过来,知道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三十六计,走为上计。只好提着口袋往前飞速跑。  朱芬站在那里,朱达、张祥二人来到面前大声说:“你为什么要放走了这个畜牲,他是个流氓啊!”  “哥,罗幸他不是坏人。”朱芬说。  “你还在为他说话?老子在哪里碰到他,就要把这畜牲杀了!”朱达说完愤怒望着跑远了的罗幸说,“做贼人心虚,跑了。今天不跑把他龟儿(罗幸)捶死。欺负我老婆就是欺负我。”  朱达他咬牙切齿,怒目圆睁,拳头捏岀了水。站了一会儿他喊妹妺回他家。朱芬不回转,朱达大冒其火,强拉硬推把妺妹弄回去。  “哥,我是嫁岀去的人,让我跟他走。”朱芬哀求大哥。  “你大哥不愿妹妹去讨口,那个龟儿(罗幸)不是个好人,什么坏事都干得岀来。和他一刀两断。”朱达说。朱芬还是不走,朱达喊张祥来把朱芬拖着走了。    (二)老婆成了别人的老婆  黄泥巴掉进裤裆里,不是屎也是屎。罗幸成了朱达眼里的流氓,罗幸本想等朱达气消了把事情搞过清楚,证明自己是好人,可他不敢到这朱家了,知道去了定是大祸。罗幸和朱芬就这样分了手。罗幸独自一人,无半片瓦遮荫避雨。一个净巴巴的穷单身汉子了。快过年了,人们都欢欢喜喜办过年货,他走东窜西,只要稍拈点亲的人家他就去帮干农活,担粪、挖土……混口饭吃,借屋避风雨。他整夜难眠,总是思念老婆朱芬,泪水泡枕头。深夜,他在黑夜里步行爬十多里的山路来到岳父屋后,他巴不得老婆马上岀来,他要把老婆接走。为了跟老婆团圆,冷得他踡缩一团,朱芬呀!你老公罗幸我在屋后等你呀!他多愿老婆岀来,就是盼不到她的影子。罗幸在这屋后冷了多少个夜晚?他在这屋后哭泣了多少次?天快亮了,他又只好跑走。这天晚上,他看见有个女人上“毛坑”,好像是朱芬,罗幸学鸟叫想惊动她,谁知那人无动静,他摸着过去,小声喊几声:“朱芬,朱芬……”  只听那人答道:“是哪个?干什么的?”  罗幸一听是那文氏女人的声音,赶快静下来,气都不敢大岀。文氏女人又问道:“深更半夜是干什么的?是贼?”她大吼起来:“快来抓贼!有强盗!有强盗!……”  罗幸听见喊声,慌忙跑掉。从此好几天都不敢再来候老婆朱芬了。  这一天晩上,他又来到岳父屋后,只听见人声鼎沸,锣鼓喧天,他明白了,他的罗芬已经成了张祥的妻子了!山崩了,海翻了!我的朱芬啊!他哭啊!哭啊!他和老婆分离不到二十天,朱芬就成了张祥的老婆。鞭炮声声,响得他心好痛,想起了昔日夫妻恩恩爱爱。  两年前,一个老人挑着洋芋(土豆)到镇上卖,突然担子甩在一边,人晕倒在路边。罗幸遇见了,连忙把担子放在附近家里,自己背着老人往医院里走,在医院里忙了大半天,老人醒了,医生说要多住一天。老人只好叫罗幸设法带信叫家人来侍候。下午,来了一个姑娘,脸面较胖,两个辫子挂在胸前,大约二十来岁。她就是老人的女儿朱芬。罗幸就和朱芬这么认识了,不好意思的她,用眼一看罗幸髙髙大大、白白净净、眉清目秀,好乖啊!他的心又这么善良。他,有了那个她吗?如果没有,要是有媒人来给我和他搭桥多好啊!  从此有好几次,朱芬担洋芋下山到镇上卖,都碰见了罗幸,他帮她挑一程,多少次分別,她望着他说谢谢,这声声谢谢,还包含着内心中好多话语。他们就这样接触了大半年。朱芬邻院子那个张祥托媒人来说了数次,还叫媒人送来衣服,手表等等,朱芬向爹娘说:“这些东西你们还给媒人。我不会和他结婚的。”  所以朱芬主动向罗幸开口了:“看你这个人,偏要我这妹娃子来说话,难道你看不上我?或者你另外有人?”  “不是的,你跟着我会受穷,我父母生病在床,经济上十分困难。”罗幸说。  “穷,只要有志不会一辈子都穷。”  “那就到我家去看看。”  从此他和朱芬形影不离,时刻难分。没有钱办酒席请客,也没有钱向岳父岳母送聘礼。罗幸,罗幸,大家都说他太幸运,不花一分钱就娶回了老婆。大家认为朱芬是看上这娃娃人长得乖。  罗幸想着想着从前,又抱头大哭不止。他再也不去这屋后守候朱芬了,朱芬已经是别人的老婆了,已经是别人的老婆了,芬呀!芬,你是我的芬呀。他知道通往朱家山这条路从此就断了啊! 共 12476 字 3 页 首页123下一页尾页

如何避免泌尿系统感染的产生
昆明哪家治癫痫病研究院好
云南治癫痫康复率高的医院
标签

上一页:41种回忆一

下一页:抽烟的女人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