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网络

秋叶在夏雨远去后

2018-10-31 14:32:23

秋叶在夏雨远去后

“这个死夏雨怎么还不来,害得我在炎炎烈日下受如此摧残,一点都不懂得‘怜香惜玉’嘛,气死我了……”在我第N+1次抬起手腕看表后,耐心终于耗尽,决定自己先去上学了。

“靥靥妹妹,真不好意思,那周公伯伯非得拉着我聊天……”耳边熟悉的声音传来,不用问也知道是夏雨了——只有他才会使几年如一日的嬉皮笑脸、油嘴滑舌吧!

“原来你还知道不好意思啊,你知不知道你今天害我免费享受了半个多小时的八月正午的日光浴啊!紫外线会导致皮肤癌的……”我在路边又蹦又跳地冲他大喊大叫,引得行人驻足观看,回头率高达99.9%,什么?你问剩下的0.1%?夏雨呗!他为什么没回头?还用问吗?他当然是面对着我啦!

“喂,邱靥,你淑女一点好不好?大庭广众之下你这样连蹦带跳地炫耀你的大嗓门影响很不好诶。再说你以后可能想这样边等我边享受阳光的沐浴可能还没机会了呢!”他的话语中似乎多了一丝忧伤。

“怪怪的,什么意思?干嘛搞得跟生离死别似的?真无聊!”我不满地瞪了他一眼,这个夏雨到底在搞什么鬼?

“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总是要分别的嘛!”他貌似无所谓地笑笑。

我们一路飞奔到学校,可还是迟到了。天那!我上辈子到底欠了夏雨多少钱啊,这辈子要受他如此‘礼遇’!唉~命苦啊!

纪律部长韩光人如其名,铁面无私得很,行贿是基本上没希望了,唉~坦白从宽喽!

我打量着他,一袭白衣,看起来冷冷的,“姓名。”连声音都这么冷,难道他是冷血动物?太可怕了。“姓名!”见我没反应,他又加大声音问了一遍,我禁不住打了个寒战:“邱……邱靥。”

“什么?邱靥。”他好象很意外,我依然低着头不敢看他:“是……是啊!”明显的底气不足,也不怪我嘛,谁让他那么可怕?“你确定?”他的口气中满是质疑,我心里的火腾的一下就起来了,实在不是本人脾气不好,这么热的天谁在太阳底下晒久了都会想要发火的,更何况是自己的身份受到质疑?“是!我确定、一定以及肯定!我不是邱靥难道你是啊?”

韩光大概是被我这突如其来的基因突变给下坏了,半天没发出声音,我这才发现夏雨已不见了踪影,哼,这个夏雨,算什么哥哥嘛,竟在如此危难的时刻丢下我自己逃走,也太不够意思了吧!

耳边又传来韩光的声音,语气却明显地缓和了:“我看过你写的那篇《我是秋天里一片会笑的叶子》,感觉很棒,很有个性,我们班好多人说你是才女呢!”我松了一口气,笑了笑,不无调皮地说:“原来你也是‘秋思’(邱靥的fans)之一啊!幸会幸会!”他也笑了:“是啊!我的偶像。”气氛好了很多,我突然看到不远处的大树后有人在探头探脑,是夏雨,我犹豫了一下,冲韩光抱歉地笑笑:“我得走了,再晚一会就要被关禁闭了。”说完,不等韩光有所反应,就跑到树旁,抓住夏宇的袖子一口气冲到教室,很庆幸当时还是自习,老师不在教室。但庆幸之余,又不免担心:韩光已经记下了我的名字啊!而夏宇呢,则正兴高采烈地大呼“多谢上帝保佑”呢!这个该死的家伙,还真没良心,刚才要不是我掩护他,他没准正在教导处面壁思过呢!哼,不理他了,讨厌鬼!

忐忑不安的一下午终于过去了,我并没有被“召”到教导处“服刑”,也没有被班主任“请”到办公室“谈心”,好奇怪!我正想着,突然被夏宇连拉带拽到“请”到宣传栏前,我不禁大吃一惊,迟到名单上竟然没有我的名字。这是怎么回事?正当我疑惑不解之时,背后传来一个熟悉而又陌生的声音:“下次别再迟到了。”我更加吃惊了:“是你……”他笑着眨了眨眼:“下不为例噢!这次算你欠我一个人情。”

就这样,韩光慢慢成了我的“死党”级friend,自然而然地,我不小心冷落了夏宇,而他好像也不在乎似的,始终独来独往,看着独来独往的他留下的孤单寂寞的背影,我心里竟也有些伤感,毕竟我们已经是十几年的朋友了嘛(因为两家父母关系好,所以我和夏宇在很小的时候就已经成为supper级“死党”了)。所以,我也会经常放下和韩光讨论的莎士比亚,跑过去和他胡侃一通,不过他常常只是一个听众而已,而且总是愁眉深锁,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有时也偶尔会威胁似的说:“你和那个韩光交朋友我很为你高兴,不过你要是敢踩‘高压线’的话,我保证你妈会在时间得知!”“你胡说些什么呀?神经过敏了吧!”每次听到他这么说,我都会冲他大喊一声然后头也不回地跑掉……

转眼间就到了期中考试,我由于这一段时间对文学的过度迷恋,成绩一落千丈,我从老师和同学公认的好学生摇身一变成了玩物丧志的反面教材,每天被各科师“请”去训话,回来之后却连一个倾诉的人都没有,心情也跟着成绩一起跌下了万丈深渊。

那天,我走在回家的路上,心情差到了极点,后面又两个女生在小声嘀咕着:“她就是邱靥吧?”“是啊,还说什么‘才女’呢,就这水平!”“韩光好像跟她很熟的样子噢!”“什么呀,韩光早就不理她了!”“说的也是,就她那水平……”我没有回头,只是飞快地跑开了,不仅是因为我没有勇气回头,更是因为此时的我已是泪流满面了。这时,我突然想起了夏宇,以前我不开心的时候,都是他在安慰我,逗我开心,只是,好像已经好多天没有见到他了,他怎么了,生病了吗?我决定第二天放学后去他家看看。

第二天下午放学时,天上下起了大雨,很有夏天的雨的特点,我还是来到他家楼下,但是,我按了十几分钟的门铃楼上也没有反应,他不在家吗?我带着一脑子的问号回到家里,刚一开门,妈妈就迎了上来,关切地问:“怎么了,靥靥,脸色这么难看?”我勉强挤出一丝笑,问妈妈:“妈,你知道夏宇去那了吗?”妈妈愣了一下:“怎么?你不知道吗?你夏叔叔去海南分公司工作了,你阿姨和他也跟着迁去了,他没告诉你吗?他说他会给你写信的。”我的脑子里乱成一团,不顾外面的大雨,冲出家门打开信箱,里面静静地躺着一只天蓝色的信封,我打开它,是夏宇给我的信:靥靥妹妹:嘿嘿!当你打开着封信时,一定发现夏宇哥哥失踪了是不是?不好意思,走得太匆忙,没来得及跟你道别,希望你别生气。在你看信的时候,也许我正在海南岛的阳光沙滩上回想着我们的快乐,你一定要永远快乐啊!要记住,你,是天下的邱靥,是秋天里一片会笑的叶子,靥靥,加油!夏宇哥哥会在这个叫做天涯海角的地方祝福你。我会再给你写信的。祝你永远都快乐自信!

泪水和着雨水一起滴在了那张有着淡淡香气的信纸上,字迹渐渐模糊,一阵风吹过,带来丝丝凉意,那场属于夏天的雨已经结束了,只留下一地黄叶,也许秋叶和夏雨从一开始就注定要分开吧!夏宇离开了,只留下邱靥独自徘徊……

黄桃苗
微信返利机器人
扫地车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