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阳信息港

当前位置:

调香宗师在田园

2019/06/24 来源:洛阳信息港

导读

“你!”王有树被说得一咽,脸一时就红了,“你咋对大哥说的话,这是你做弟弟说的话?”很气王有才对他不敬。“我一向这么说话。”王有才对王有树才没

“你!”王有树被说得一咽,脸一时就红了,“你咋对大哥说的话,这是你做弟弟说的话?”很气王有才对他不敬。“我一向这么说话。”王有才对王有树才没那么多废话,“大哥不是一向知道么?”真烦死人。“你!”王有树被气坏了,“阿爹,你看看四弟的样儿。”红着脸,当着面跟老爷子告状。王有才无所谓的耸了耸肩,顺带附送一个白眼给王有树。“好了好了,他就这混样子,我老头子看了大半辈子,你也看着他长大,跟他计较不是自找没趣。”只要儿子们闹得不过分,王清泉从不偏帮着谁,“这混小子就交给我,你回吧。”王有树深吸了口气,“那阿爹早去早回。”狠狠地瞪了王有才一眼,“一定要照顾好阿爹。”王有才这次连回应都懒了,别开脸望天,一副我没看见你的模样。这样子看得王有树越发生气,揣着拳头就想上去跟王有才干一架,王清泉忙拉住他,“好了,你媳妇在家都等急了。”转头对王有才,“你小子是不是欠抽?还不跟你阿哥赔个不是。”明知老大的性子,还老爱在老大面前点火,真是不省心。王有才不情不愿,“大哥,您大人有量,莫跟小弟计较。”看向王清泉,“行了吧?”王有树哼哼两声倒是不再计较,与王清泉又说了两句,转身离开。“阿爹,要不我们不去三哥家了。”王有树一走,王有才脸上立马就绽开了笑容,“去我家,我让我媳妇儿给您做好吃的。”老爷子要是去了老三家,老三会被罚的可能性就得降低N个层次,太不划算!<a href="http://www.heihei168.com/51/51318/">奇术色医</a>“这都快到老三家门口了,还去你家干啥子?”王清泉岂会不知王有才的心思,对孙子孙女今儿说的事儿信了几分,“要去你家,有的是时侯。到时你别嫌弃你老子到你家蹭饭就成!”否了去王有才家的事儿。“现在都过了晌午,兴许三哥家早吃饱饭,让您去那饿肚子,那多罪过啊。”不死心地继续劝着,“我和阿兰就不一样了,我们两一向吃得比较晚。”“先去老三家,要他家真吃过了,”王清泉抚了抚胡子不为所动,“到时再说不迟。”小儿子越是这样,他就越要去好好看看。王有才泄气地低下头。王清泉笑着摇了摇头,“走吧。”把手伸给小儿子让他扶着。他的腿脚其实还不错,不过跟着大儿子过日子,大儿子总觉得他老了,倒把他养成走路都要人扶着的习惯。“啥毛病啊!”王有才嘀咕了一声扶住老爷子,“明明好手好脚的,还要人扶!全是大哥给惯的。”没王有树在,王有才在老爷子面前可自在多了。虽不至于口没遮拦,倒也比之在其它人面前正常了不少。“你小子是在变相地说老子懒么?”老爷子敲了王有才一个脑门子,“没规没矩的!全你阿娘给惯。”相互拆台。“再没规矩也是您生的啊!”王有才嘿嘿直笑,“阿爹,你不知道啊。今儿三哥可威风了。”抬着下巴卖关子,等着王清泉来问。老爷子疑惑地看着小儿子,“有啥话就说,别拐弯抹角的惹人嫌。”对小儿子知之甚深,王清泉岂能不知道王有才这是有意说给他听。“三哥把春妮儿给打了。”神秘兮兮地附到老爷子耳边,“三个大耳光,打得可响了。”<a href="http://www.heihei168.com/1/1237/">念之殇</a>说着比划了下,“这脸都肿成猪头了。”偷瞥了眼老爷子,“春妮儿哭得死去活来,阿娘这心啊,都快疼死了!”王清泉一愣,定定地瞅着小儿子,“春妮儿做啥子事惹你三哥了?”三儿性情一向温和,不会平白无故打幺妹儿。王有才暗道老爷子就是犀利,想挑拨的心思一收,“我哪知道,一会子你自个问他们去。”不挑拨不代表要帮忙啊。正说着,王有山已经看到他们,朝着他们走来。王有才不由哝了哝嘴,“瞧,那人不是来了么?”这下想要继续编排是没机会了,可惜!王有才微眯着眼,先老爷子一步迎上去,“哟呵,三哥,你这速度让小弟不得不佩服啊!”摆明是怕他告状嘛。“阿爹,儿子知道您刚从地里回来,正想去找您老人家呢。”王有山直接无视王有才,“我让媳妇儿给您煎了您吃的面糊。一会子再让阿满到二大爷那给我们爷俩打几两清酒。”从王有才手里接过老爷子,“我们爷俩一边喝一边聊。”没打算过要隐瞒老爷子啥,却也不容别人在背后编排他们三房。“面糊呱嗒!?”王清泉眼睛一亮,忽地哈哈大笑起来,“好好好!还是我的三儿了解我,知我心。”回味着面糊的喷香味儿,王清泉的笑声极是爽朗,三个好字说得极是响亮,“会不会让三儿媳妇太费心?”顿了好一会才想到这面糊可是极精贵的,他家老婆子都几年没给他做了。“是三儿要给阿爹赔罪的,再费心也应该。”王有山半是玩笑半是试探,“还要请阿爹看在面糊的面上,不要怪罪儿子。”<a href="http://www.heihei168.com/26/26334/">末世武尊</a>王有才暗骂王有山奸诈,瞪着眼跟在王清泉和王有山屁股后面听他们你一言我一语闲聊着。王清泉停下脚步,抚着他的胡子不语,静默地瞅着他的三儿子。王有山眼神清亮,笑意不减。“阿爹都饿坏了,先吃面糊去!”好半晌王清泉才收回目光,状似无意地问道,“听说慕娘子和阿满也在?”“秋娘过来看小美,带了老些东西过来。”王有山自是知道老爷子是想了解事情的原委,也不避,“春妮儿即将为人妻,说话实在不像样儿。便是再来一次,儿子照样教训她!”王清泉点点头,叹了口气,“春妮确实被宠坏了。”沉默了一会,“不过你这么做,这丫头可未必会感激你。”相反会怨恨你,尤其还有他家老婆子维护的情况下。“等等!三哥呐,这春妮儿犯错是该打。”王有才终于找到机会插言,“可这阿爹阿娘都还在呢,用得着你动手?”转向老爷子,“阿爹,这三哥他摆明不把你放在眼里嘛。”您得好好教训他。------题外话------这两天一直头疼,疼得一开文档就眼花,所以当姐看到这两天的收藏头不自觉的就更疼了。岂是惨字了得啊!~o(>_收藏对每个作者来说都是极重要的,尤其是推荐期间没收藏就没数据,没数据就代表着你的文可能会扑街。扑街代表神马经常追文姑娘们应该明白的。所以亲爱的们,如果喜欢本文就请点击收藏一下!有什么意见,姐姐一向欢迎亲爱的们留言提出来。现在本文还在创作中,要是前头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你们留言告诉我,我会虚心听取大家意见的。么么哒!爱你们!(╯3╰)

菏泽牛皮癣专科医院哪家好
四平医院治疗癫痫病
株洲白癜风医院哪好
标签

上一页:叶北歌顾南笙1

下一页:抓不住的温柔1